2012年11月11日 星期日

The Electrifying Dog is Back from beyond the Grave!——《怪誕復活狗》(Frankenweenie)

        假如添布頓(Tim Burton)的新作《怪誕復活狗》(Frankenweenie,2012)真可算是他近年最好的作品,那也只是因為他在 28 年前所拍的原版短片實在出色。故事橋段、人物設計、佈景構圖幾乎都跟足原版,可是當年添布頓拍的是真人電影,今次改以 3D 定格(stop-motion)動畫形式拍攝,又獲迪士尼投資,一切無疑都更精細、更美觀,連配音的陣容都是群星拱照(包括馬田蘭度(Martin Landau)聲演的科學家老師,還有雲路娜維達(Winona Ryder)演的女主角),可惜,技術上新版雖然優勝,但論情感的處理,還是舊版原始、真誠、動人得多︰
        愛犬翻生,觸發全城寵物變種復活!熱愛科學和幻想的小男孩 Victor,性情沉默怪僻,不時躲在閣樓做古怪研究,就是與愛犬 Sparky 拍怪獸特攝片自娛,可是一次不情不願參加棒球賽,竟間接令愛犬 Sparky 遇上交通意外身亡。Victor 痛不欲生,忽發奇想利用電流,成功令愛犬翻生!豈料怪誕復活狗的秘密不久即傳遍同學間,於是人人有樣學樣,將各式已死的寵物起死回生,然而復活過程竟然出現離奇變種,寵物變身怪物惡搞全城,引爆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大混戰!Victor 怎樣與 Sparky 合作化解危機?愛與科學,能否完美結合?破壞了生死嚴界的 Victor 與 Sparky,能否衝破限制,永遠待在一起?
        當年添布頓出身迪士尼,廿歲出頭便成為迪士尼的畫師,然而迪士尼並未看重這個鬼才,只是讓他獨自嘗試,合則用之,不合就拉倒,添布頓未有機會發揮,只好默默努力,嘗試獨立創作。原版《怪誕復活狗》雖只長半小時,但水準甚高,更因此獲得賞識,從此平步青雲,這段往事,添布頓自是相當回味,時常想將短片拍成長片圓夢,迪士尼只怕更怨當初何以遲了發現他的才華少賺數筆,是以添布頓與迪士尼合作重拍這部作品,可謂理所當然。不過,添布頓不遲不早,要到聲名漸衰的今天才重拍這部作品,還要趕上 3D 潮流,捨棄當年土法特攝技術不用,多少有點江郎才盡,為了賺錢(即使可能是迪士尼逼交差)而食老本賣舊橋的嫌疑了。
        新版《怪誕復活狗》的骨幹,包括小狗慘死、復活、護主、犧牲等情節與場面設計,幾乎是與原版無異的,但要將半小時的劇情拍成一個半小時的長片,自然要新增情節豐富影片的內涵。本片最明顯的不同,在於原版只有 Sparky 復活了,新版卻寫 Victor 同學知道了復活狗的秘密,為了勝出學校舉辦的科學比賽,紛紛自行「復活」死去了的寵物,終於搞出大頭佛,空有半桶水的技術,而且沒有愛心的科技,只生出了各種怪物四出搗亂,幾乎釀出大禍。這段「打怪獸」的情節,既可滿足添布頓與特攝片恐怖片影迷的玩趣(如那隻巨大的怪龜,顯然是取材自日本國寶級電影怪獸——神龜加美拉(Gamera)。加美拉在日本可是極少數能與哥斯拉(Godzilla)齊名的怪獸,可惜在海內識者較少,然而這是怪獸片迷的常識了。此外影片男主角 Victor 姓 Frankenstein,也就是著名小說及電影《科學怪人》的名稱,而後來復活其中一隻怪物名叫 Shelley,這正是《科學怪人》的作者瑪麗雪萊(Mary Shelley),熟悉科幻小說或恐怖片歷史的朋友,大抵能在這些細節自得其樂),也增添了影片的娛樂性,相信男女老幼都會看得過癮吧。
        當然《怪誕復活狗》並非單純淺俗的娛樂片,添布頓拍的,從來都是「尋找失落了的愛」的故事,而這次要寫的「愛」,不單在於人狗之情,也在於科技與人心的關係。李卓倫在〈科技本無罪──《怪誕復活狗》的互文性及科學的善惡論〉一文中就指出「動畫版增加了的部份,令其比同名的電影版多了一層新的意義:在六十年代美蘇冷戰時代的背景,反思科學善與惡的問題。導演增加的情節,固然突顯了其主題,而他運用電影、文學和歷史文本的互文性(Intertextuality),交織出愛犬復活的故事之餘,也思考科技的善惡的問題」,例如「(科學老師)Rzykruski 因稱家長不懂得科學而被辭去,換上不懂科學的體育老師代替其職,反映片中的『新荷蘭人』不懂科學,縱使掌握了出色的科學(科技),也可能誤用。……將此放在歷史的脈絡看,該片影射六十年代的美國(故事發生的年代,是故動畫中的特攝片和動畫本身採用黑白色拍攝),吸納了大量歐洲科學家的移民,利用他們的知識大力發展科技,與蘇聯軍事競賽,其實只是將科技用於惡的一方。
        不過我始終添布頓增添的這些內涵,不過是小修小補,並未真正融合到故事之中,李卓倫認為本片比舊作出色,我是頗不同意的。假如添布頓真有意探討科學善與惡的問題,他就不應讓科學老師草草退出故事,即使他退場後,也應當繼續強調其精神與教誨才是。當怪獸作亂之時,根本沒有人記得科學老師,只有男主角運用他在課堂上教的對付怪獸,但那只是技術層面的應用,一句半句,談不上能引起善惡的反思,而收拾了亂況後,竟無人真正反省過事件的成因與對錯,甚至連闖了禍的小孩也沒有道歉或悔意(因為根本就沒有戲份),就接上原版的結局收場了,這絕非真正想探討問題的處理,只是淺淺帶到以作修飾而已。想深一層,其實假如添布頓真對自己的原裝故事有信心,大可不必加插怪獸亂城的情節的——-想當年的《幻海奇緣》(Edward Scissorhands,1990),也沒有叫剪刀手愛德華打怪獸殺壞人(被誤殺的也不算壞人),只寫小鎮內的怪人與趣事(這與原版《怪誕復活狗》甚為相像,新版當然也有,但我覺得是發揮不足的,明明片長多了三倍,但顯然新版並沒有針對此節增寫多少),主要靠一對有情人的互動已足以賺人熱淚,新版《怪誕復活狗》明顯就被比下去了。事實上,新版《怪誕復活狗》敘事雖然流暢的,但氣氛死氣沉沉,節奏總像慢了一拍半拍似的,負責配音的一眾明星又冇神冇氣,男主角性格不突出,也沒有出色的配角,因此我寧願再看一遍《怪誕黑家族》(Dark Shadows,2012)了,至少冶艷的伊娃格蓮(Eva Green)演得頗為賣力,而故事爛得來也確實擔當得起「怪誕」的形容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