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1日 星期三

Run to live, Kill to survive——《極地逃殺》(Essential Killing)

        從沒看過史高林莫斯基(Jerzy Skolimowski)的作品,只知道此君拍過不少佳作,當時有影評人認為日後可與法國新浪潮大師高達(Jean-Luc Godard)相提並論,可是他自九十年代便沒有再導演電影,然一別十七年,仍老馬有火,一回來就憑《與安娜的四個夜晚》(Four Nights With Anna,2008)贏得波蘭最佳導演獎,還高調作出回歸宣言︰“For those who like me – I'm back; and to those who don't like me – I'm back.”;新作《極地逃殺》(Essential Killing,2010)更榮獲威尼斯影展評審團特別獎,套用內地俗語,果然是「雷人」︰

       《極地逃殺》是一部非常簡約的電影,內容除了逃亡,還是逃亡,不是殺人,就是被殺。雲遜加勞(Vincent Gallo)飾演塔利班份子,全片沒半句對白,一開始在阿富汗沙漠地區躲避美軍追捕,失手就擒後被逮至波蘭,因意外幸得逃脫,卻要獨自面對冰封絕境,應付大自然與人間的種種挑戰。史高林莫斯基將人物的政治背景、被捕原因,故事發生的時間、地點等元素省略至盡,不煽情,也不評論,只聚焦雲遜加勞的原始行動,拍他怎樣孤身一人與全世界對抗——在他的世界,處處是危機,秒秒會死亡;風沙撲面與漫天飛霜,未必就可摧折人的意志,但獵犬與步鎗緊隨其後,手無寸鐵的路人也可能是威脅,則時時刻刻折磨他的肝膽,繃緊的精神隨時會崩潰。當恐懼感與求生慾交煎,人就甚麼都做得出來,包括殺人,而且是無辜的人。著名影評人羅渣伊拔(Roger Ebert)談論本片時就道︰“It reminds us that man, like any animal, fights for life with all of his will, and will do whatever is, yes, essential.”
        《極地逃殺》的靈魂自是雲遜加勞。他親身走進極寒森林,嘗盡苦楚,孤絕的哀號不單是演技,也是真實反應——吃樹皮、啖螞蟻,在道上抓乳娘吮人奶,都是毫不虛假的演出。史高林莫斯基精準鏡頭下的無情大自然,當然也是靈魂,影片中兩個從直升機俯拍的長鏡頭,一是浩煙如海的黃沙漠,一是廣闊無垠的大森林,都教人異常震撼——驚嘆的不是造物者之偉大,而是那種天有絕人之路的可怖。人可無情,然大自然可更無情,但反過來說,史高林莫斯基這樣拍一個人對抗幾無生命跡象的大自然,確有誓不低頭的大勇氣。不過,我欣賞導演的氣度,卻不算很喜歡這部影片——蒼白雪境上發生的人事當然不蒼白,但總嫌未夠精煉,畫面也不夠純粹。這樣說或許太苛刻,因為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