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8日 星期三

I'm the one who's fighting. Not you——《擊情手足》(The Fighter)

        (原稿寫於 2011 年 3 月 18 日)今屆競逐奧斯卡最佳電影獎的十部影片,雖然還有《127 小時》(127 Hours,dir: Danny Boyle,2010)和《凍死骨》(Winter's Bone,dir: Debra Granik,2010)尚未得睹,但我在此「宣佈」——最應獲得這項殊榮的作品,決非《皇上無話兒》(The King's Speech,dir: Tom Hooper,2010),亦非其他大熱,而是剛在香港上畫的《擊情手足》(The Fighter,dir: David O. Russell,2010)才對﹗
        艾迪奇(Christian Bale 飾)與華米奇(Mark Wahlberg 飾)兩兄弟,對拳擊有同樣的熱誠,可惜戰無不勝的迪奇染上毒癮,在最當打之年黯然退下前線。專制的母親(Melissa Leo 飾)轉而對米奇寄予厚望,但不如意的際遇和兄長的陰影,令他萌生去意,女朋友莎蓮(Amy Adams 飾)鼓勵他與家人決裂,憑自己的力量爭取拳王榮銜。在親情、愛情、事業的抉擇時刻,原來米奇最渴望獲得兄長的支持,並肩對付挑戰,這對難兄難弟將再次在拳擊擂台上綻放異彩,讓所有人刮目相看。
        改編自真人真事(Micky Ward and Dicky Eklund),《擊情手足》雖以拳擊為題材,其實講的是親情的羈絆(血濃於水,即使家人千錯萬錯,對待不公,也須臾不願分離;一家人,不管品性好壞,總是互相扶持互相依賴互相影響的),與及人類愛畫地為限,人云亦云,不信外人的習性(因此小圈子內總愛互相包庇,即使明知對方有理,也不肯信任陌生人;而當對他人有了成見,哪怕對方已徹底改變,也會視而不見)。打死不離親兄弟,草根平民成拳王,本片本來可拍得極為煽情,但導演沒有,雖全片以手提拍攝,一切都極為平實,細膩熨貼地跟隨兩兄弟一家人的心路歷程,將艾迪奇改過遷善與華米奇默默耕耘的經過拍得無比動人——絕無矯揉造作的婆媽劇情,想通了,就做,跌倒了,就站起來,沒有虛偽演說,不必咬牙切齒,舒琪先生認為「這部電影就像一煲真材實料的老火湯,教人喝得滋味窩心,而且回味無窮」,確是的評。基斯頓比爾(Christian Bale)演得實在好,倘若他獲提名的是最佳男主角,哥連費夫(Colin Firth)也不是對手吧。麥克華保(Mark Wahlberg)的內斂演繹,瑪莉莎莉奧(Melissa Leo)與艾美雅當絲(Amy Adams)恰到好處的表現,都屬年度難忘片段,前者獲得今屆奧斯卡最佳女配角(她與基斯頓比爾一同取得最佳配角獎。單一影片連取兩個最佳配角獎,是近二十年來的唯一一次),可謂實至名歸(本片還邀請了 Dicky Eklund 的退休警察教練飾演自己,片末兩兄弟還親自現身,他們都是影片不可或缺的部分,使整體更加親近、真實)。最近有幸在 Facebook 認識到【影之女「玉屏 Blog」】的作者阿 SUE, 她的短評寫得很好,徵得作者同意,轉貼在此與各位分享吧(我稍為改動了文字編排,希望阿 SUE 不會介意)︰
       電影在宣傳上(海報、預告)流露出來的感覺,你以為會是另一部《擊動深情》(Cinderella Man,dir: Ron Howard,2005),且宣傳跟影片實際的輕鬆幽默風格,可謂風馬牛不相及。我們見到一位 30 歲的拳手,因家庭問題弄至一事無成,當他鼓起勇氣脫離枷鎖後,窩囊的哥哥及母親也漸漸改正過來,最後跟男主角並肩作戰取得勝利——影片完結。可是《擊》真的這樣「大路」及簡單嗎?

        很明顯,電影進行至尾段,我們已知道 Micky 沒有在親情與愛情間作出抉擇,因為根本不用取捨。把 Micky 整個歷程看作自我發現進入人生新階段固然草率了斷及錯誤詮釋,理解為突出家庭的力量及重要性,看來還不太準確。Instead,《擊》很純粹地描寫︰一、親人之間的互相依賴/依靠/影響;二、小社區內的人云亦云產生個體對陌生人的不信任。


        有關第一點:最直接的筆觸——有這樣的父母,就有這樣的子女,Alice 的過份溺愛令 Nicky 沉淪毒海,Nicky 的兒子也「有樣學樣」對 locker 拳打腳踢;而影片內的童年片段,乍看是客觀的插入敘述,細看實是 Micky 及 Dicky 接觸媒體後(Micky看/聽電視畫面/聲及 Dicky 片首面對訪問鏡頭後)閃出的主觀回憶——他們最在意的,始終是家庭往事;most importantly,中段 HBO documentary 簡直是神來之筆——Dicky, Micky 及 Alice 三線平衡發展,他們觀看節目後最關懷的對象各有不同,但竟同樣是他們的子女!還有,對賽 title 並非 standard 地出現在比賽當中,而是眾角色形成 agreement 之後——各場拳擊跟 family issues 竟這樣不著痕跡地緊緊相扣。


        有關第二點:小社區、老街坊,人云亦云,令個體懶得拿真心對陌生人了解,更莫說原諒對方了,管你有改過自新。說 Charlene 是 MTV wild girl、說 Dicky 打敗 Ray Leonard 純因對方跣倒、說 HBO 出賣主角一家、說的士公司老闆有種種陰謀,都是廢話。影片由始至終也沒明確交代以上事情是事實——我們那既有的 perception 以及維護自己圈子的行為,才是元凶。


        由是故,我對 Micky 那句 “I know what I need” 感覺到語氣強調且非無的放矢,to some extents 也 remind 了導演 11 年前的佳作《奪金三王》(Three Kings,1999)裡那個 keyword: “necessity”。Interestingly,《擊》跟《奪》同樣以幽默包裝但內裡滿載嚴肅的命題。假若《奪》是外揚而「擲地有聲」的戰爭舞曲,《擊》則是內斂而「無聲無息」的人情贊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