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9日 星期六

Klaatu Barada Nikto——《地球停頓記》 (The Day the Earth Stood Still)

        奇洛李維斯(Keanu Reeves)主演的科幻電影《地球停轉日》(The Day the Earth Stood Still,dir: Scott Derrickson,2008)最近上畫,頗有號召力,但這類翻拍版一般不宜寄予厚望,何況導演 Scott Derrickson 沒拍過什麼可觀之作,還是不要衝動入場為妙。在港大圖書館找到原版《地球停頓記》(The Day the Earth Stood Still,1951)影碟,當然立刻借回來欣賞了︰

        外星太空船突然來到地球,環繞地球各地高速飛行,舉世震驚,不知意欲何為。後來太空船降落華盛頓,艙中緩步走出來的,竟是一個外貌與你我一般無異的「人類」Klaatu(Michael Rennie 飾)。他自稱是外星使者,這次陪同機械人 Gort 來到地球,是為了傳達關係人類命運的重要信息。可是地球人不懂他的「好意」,更因誤會開鎗打傷了他,並把他軟禁起來。可是地球人又怎能困著擁有超文明科技的 Klaatu?Klaatu 扮成普通人類,走到平民百姓家,希望更了解地球人的生活。他遇上 Helen(Patricia Neal 飾)和她的兒子 Bobby,深喜二人之質樸純真,更與 Bobby 結成好友,暢遊華盛頓,歎詠蓋茲堡。後來他更認識到全球知名的 Barnhardt 博士,交流了好些數學、科學、文化問題後,Klaatu 細述他來地球的目的︰原地球來一直受星際各國監察,各國認為地球人驕矜自大,將來科技發達,亂用核武,勢必威脅宇宙和平,是以派他為特使,勸告地球人切勿為惡,否則先行一步毀滅地球。博士相信他的說法,並承諾聯絡地球各國之科學家與 Klaatu 會議。為了使人類醒悟,Klaatu 展示了他的力量——他使地球所有電子設備(除了性命攸關的維生裝置和飛行儀器等)癱瘓一個小時。全世界頓時陷入恐慌,美軍認為 Klaatu 居心叵測,不惜一切要抓住他。Klaatu 決意召集各國共商對策,無處可逃,能救他的,只有 Helen 和 Gort……
        昔日美蘇冷戰時期,荷里活主流科幻電影,總愛將外星人描繪成恐怖的侵略者;羅拔懷斯導演的這部《地球停轉日》,改編自科幻作家哈利貝茲(Harry Bates)的短篇小說“Farewell to the Master”,當中的外星來客,卻是和平大使,警告地球人切勿成為侵略者,意念頗為前衛新鮮。當時二戰陰影,尚未揮去,不久美蘇暗鬥,密佈戰雲,世人擔憂會發生毀滅全人類的大戰,《地球停轉日》不恐共、不仇蘇,反過來批評兩大霸權互鬥互耗,罔顧得來不易之和平,思想無疑比主流科幻片高出許多。《地球停轉日》不深奧,不複雜,主旨就是宣揚「反戰」與「互愛」的精神。片中  Bobby 帶 Klaatu 到阿靈頓國家公墓(Arlington National Cemetery)拜祭亡父,兩人談到︰

  Bobby: That's my father. He was killed at Anzio.
  Klaatu: Did all those people die in wars?
  Bobby: Most of 'em. Didn't you ever hear of the Arlington Cemetery?
  Klaatu: No, I'm afraid not.
  Bobby: You don't seem to know much about anything, do you, Mr. Carpenter?
  Klaatu: Well, I'll tell you, Bobby, I've been away a long time. Very far away.
  Bobby: Is it different where you've been? Don't they have places like this?
  Klaatu: Well, they have cemeteries, but not like this one. You see, they don't have any wars.
  Bobby: Gee, that's a good idea.

        Bobby 的想法雖然天真,卻是全人類之希望。沒有戰爭的世界,人皆神往。Klaatu 來到地球,因美蘇冷戰,無法召集各國首領和科學家討論人類未來,大為失望,不明白人類何以互鬥成性。後來 Klaatu 遊至林肯紀念堂(Lincoln Memorial),大讚林肯的蓋茲堡演說(Gettysburg Address),感嘆 “Those are great words”,可惜這時在地球已遇不到這樣的偉大人物了。這段戲雖有抬高美國人之嫌,但義正辭嚴,不覺肉麻。
       《地球停頓記》雖是科幻電影,但特技鏡頭不多,沒有大戰場面,重點在於描寫 Klaatu 與地球人的互動。相對政府與軍方的冷漠,始終不表信任,Helen 和 Bobby 母子便親切得多。是的,孩童雖然無知,但沒有成見,往往比成年人更能看透是非善惡。舊時電影常借孩童雙眼反映社會之黑暗,今天兒童早熟,思想隨時比成人利害,已少有電影歌頌赤子之心了。Helen 起初懷疑 Klaatu,但那是因為擔心兒子錯識壞人,愛子也,非小人之心也,倒是她的男朋友(Tom Stevens 飾)寧願天下大亂,也要供出 Klaatu 所在以博成名,內心醜惡之至。最有趣的一段,是有天 Klaatu 和包租婆一家用餐,聽到電台討論外星飛碟,包租婆卻始終不信世上有外星文明,認為飛碟乃係蘇聯武器,頗能反映出當時之冷戰思維。
 
        本片在今天看來,或許有點老生常談,但其主旨深刻易明,依然值得討論。AFI最近選出史上十大科幻片,本片即排名第五,可見其影響之大。查看資料,原來根據原初設定,Klaatu 雖是外星來使,真正的主人卻是機械人 Gort,而 Gort 則屬於宇宙監察者,負責審定各國會不會威脅星際和平,權力在各國之上,可操生殺大權。人類至今尚未肯定是否有外星超文明,卻有國家以世界警察自居,動輒揮軍,不是很諷刺嗎?想深一層,為「和平」而發動「戰爭」,甚至滅絕整個種族,是否合理?因此本片雖是科幻經典,片中的外星人其實未脫地球人思維,未能深入討論「和平」為何物,思想有所局限。有資料指出 Klaatu 的設定有「神」的意味,我就不評論了,畢竟這不是本片主旨,倒是 Klaatu 能從地球廣播中學得一口標準英國口音,何以竟對地球的政治生態沒有半點認識?
        羅拔懷斯是傳奇導演,曾任奧森威爾斯(Orson Welles)的剪接師,《大國民》(Citizen Kane,1941)即出自其手筆,後來更憑《夢斷城西》(West Side Story,1961,與 Jerome Robbins 合導)和《仙樂飄飄處處聞》(The Sound of Music,1965)兩奪奧斯卡最佳導演,功力深厚,人所敬重。《地球停轉日》雖然涉及科幻題材,其實只是B級製作,成本不高,Robert Wise 避重就輕,集中寫人,少搞特技,劇力依然緊湊。技術所限,機械人 Gort 固然粗糙不堪,但那些飛碟升降、艙門開合的鏡頭,現在看來還算不錯。伯納荷曼(Bernard Hermann)的配樂更是經典,影響了無數科幻片,大家一定耳熟能詳。演 Klaatu 的米高雷尼(Michael Rennie)外表冷酷,其實彬彬有禮;柏杜茜妮露(Patricia Neal)秀氣婉麗,曾奪奧斯卡最佳女主角,可惜 Robert Wise 沒有發展兩人的感情,且看新版奇洛李維斯和珍妮花康納莉(Jennifer Connelly)有何突破吧﹗(Patricia Neal 和 Jennifer Connelly 氣質不同,但同樣是我很喜歡的)

         ◆“Klaatu barada nikto” 是片中的外星話,可阻止 Gort 毀滅地球,當年的科幻片迷就常以此語打招呼,後來更被不少電影引用,像森雷美(Sam Raimi)的《人玩鬼》(Army of Darkness,1992),就把外星話當喪屍咒語來玩了。(原文寫於 2008 年 12 月 16 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