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5日 星期三

只要有志玲,就會有希望——《赤壁︰決戰天下》


       沒有期望,因此也不會失望。上集《赤壁》過時淺俗,觀眾大抵要學習片中諸葛亮「時刻保持冷靜」的本領,才不致破口大罵,今集吳宇森少講廢話,相信觀眾應該收貨。《經濟日報》的短評很妙︰「節奏比上集更爽快,重頭大戲拍出氣勢,熟悉的吳宇森動作場面再次展現,以純娛樂片而言,已拍出特色,愛看大場面的觀眾不會失望。」當中有何含義,不必畫出肚腸吧。

        看過上集的觀眾,應該不會再計較《赤壁︰決戰天下》的情節有多少符合正史,有多少參考小說了。借歷史人物自由發揮,只要不亂是非曲直,也不是什麼壞事。當然看吳宇森的三國英雄,不必苛求立體和深度。周瑜和諸葛亮雖是主角,但表現無甚神采,也沒有更精彩深入的心理描寫。大戰當前,兩人神色凝重,孔明尚能羽扇綸巾,公瑾則時刻眉頭深鎖,頓失風流。再者兩人互動不足,少了言語機鋒,空談義氣友誼,每次碰面,總是眼神曖昧,尤其最後一幕,恕我鄙俗,真的不禁想起唐伯虎與對穿牆。其實,真正帶動兩集電影劇情的人物,不是蜀吳群雄,而是曹操。上集的曹操,粗鄙、自負,雖然一派淫威,但氣勢懾人;今集曹操依然梟雄本色,吳氏安排了不少情節表現他複雜的一面,攻心計、吟短歌、毒蔣幹、恤士卒、迷小喬、率雄兵、脅周瑜,輸赤壁,非常豐富。儘管描寫頗有瑕疵,一時莫測高深,一時愚昧失策,最後更淪為港產片式黑社會頭目,為女色而失戎機,甚至像銀行劫匪般脅持人質,為的只是折辱敵人,真不知好氣還是好笑,但張豐毅演技精湛,可補劇本之不足,整體仍是印象深刻的。

        《赤壁︰決戰天下》前半鬥智,後半鬥力,兩者都比上集出色。最巧妙的,是吳宇森將「草船借箭」和「蔣幹盗書」二計合併,雙線交叉進行,瑜亮暗中較量,又暗中合作,比演義的設計更有說服力。至於曹操錯斬蔡瑁張允一幕,更是全片最具張力的一段,單論鬥智文戲,近年的華語古裝戰爭大片,當以此段最為驚心動魄。博客藍色電影夢讚此段「曹操在碼頭等候前線返營的蔡瑁和張允,水氣沈重的灰藍色調,既呼應著陰沈的天氣,更浮雕了喜怒難料的殺氣,果然創造了令人毛骨悚然的迫人氣勢」,而曹操「明知是計,偏偏中計,既知中計,立時反悔,卻已人頭落地,張豐毅的自信與怒氣,醒悟及悔恨,四種情緒交錯閃疊在水氣凝重的碼頭上,讓人看到了英雄的毀敗」,確實是本片最精彩的表演。

        本片後段以鏖戰為主,是賣點所在,但也沒有忽略文戲。男性觀眾應該看得心花怒放。不是因為黃蓋破釜沈舟的熊熊烈火,而是林志玲顧盼生姿的纖指茶香。曹操揮軍攻打東吳,竟是為了小喬,吳宇森的浪漫主義,早已為人詬病,但猶可謂一統天下之志不與一睹美人之願相背,但今集小喬不忍生靈塗炭,竟獨自到敵營勸曹操退兵,而曹操更神迷目眩地與小喬品茶,誤了進攻良機,則太過幼稚離譜了。幸好,吳宇森找對了林志玲,看她嫣然瀹茗的幾個大特寫,真是甜入心肺,腦袋一陣發麻,難怪曹操會神志不清了,觀眾也能受落。如果不是林志玲,吳宇森大抵也不敢將東吳小喬寫成希臘海倫,環顧中港台三地女星,還有誰能集嬌柔、成熟、性感、高貴、熱情、矜莊的氣質於一身?小喬留書周郎,鼓勵他「只要有信念,就會有希望」,其實此句應解讀為「只要有志玲,就會有慾望和票房」。不是嗎?片中小喬欲拔劍自盡,曹操按劍嗔怪曰︰「別鬧﹗」這句對白據說經過張豐毅改動,想入非非如我,難免從「拔劍」與「別鬧」想到許多性隱喻。是的,小喬別鬧了,否則戲就演不下去了。

        花了六億,重頭戲赤壁大戰果然沒有令人失望。上集的八卦陣,雖曰牛刀小試,但戰陣設計太平面了,毫無氣勢,從幾個鳥瞰和全景鏡頭已可看出人馬疏疏落落,一到近鏡,破綻更大,兩軍進退未免太過配合,似體操不像打仗。至於後來一段段庸俗的武將單挑,影評人舒琪認為「中國電影很可能永遠出不了一部真正優秀的古裝(歷史)戰爭片。這與創作者的才華和能力沒有必然的關係,也非與這個類型片所需的龐大資源有關。背後的原因很簡單:那是因為我們背負了另一個更根深蒂固的傳統——武俠片。也就是說,一旦去到戰爭/動作場面時,電影都無可避免地立刻淪為一段又一段的(solo)武打表演,即使其武打風格會較為「寫實」(盡量減少「威也」與電腦特效的應用)」,此說很值得參考,但不是無可爭議,至少今集赤壁大戰,單看火燒連環船一段,雖然設計上頗有登陸諾曼第一類西方戰爭片的影子,而且剪接稍嫌零碎,但整體效果很好,最後的陸上大戰,戰陣設計依然兒戲,但勉強可以接受,直至攻至大營前一刻,也沒有過份的武打表演之病,頗可釋舒琪之慮。讀吳宇森訪問,據說他拍攝本片的其中一個目的,是引進荷里活的電影技術,貢獻中華影業云云;Gary 讚揚這場夜戰,則指出 “It reminds me of the fact that handling scenes at night is traditionally one of HK filmmakers' strengths.”  或許融合香港的傳統強項,國內演員的刻苦精神和荷里活的頂尖技術,要拍出真正優秀的華語歷史戰爭片,不是不可能的。不過在此之前,吳宇森必須學會怎樣設計 Opening Sequence。今集開首以連環畫簡單交代上集劇情,不壞,可是後來點出片名《赤壁︰決戰天下》的那個畫面,平平無奇,粗製濫造,只要加上“Press Start” 字樣,就可充當「復古版」光榮三國遊戲畫面,未免太令人失望了。

        整體而言,本片是可觀的,但我最討厭的,是導演惺惺作態「以戰反戰」。不是要歌頌戰爭之血腥殘酷,不是不憐惜死傷的兵士,但明明是賣男性情誼,談團結,講義氣,一場赤壁大戰,最終目的是娛樂觀眾,何必勉強推銷和平?周瑜打贏赤壁大戰,卻說「我們都輸了」,到底他們輸了什麼呢?在孫吳眼中,曹操是貪得無厭的強盜,覬覦江東河川,破壞家家團圓,群雄義勇反抗,為的是保家衛民,縱使犧牲者眾,但精神長存,贏了應當歡欣才是。何況周瑜贏了硬仗、贏了民心、贏了嬌妻、贏了盟友、贏了青史美名,就算要講仁義,喊「輸了」,也不該出自周瑜之口。如果真要「以戰反戰」,《赤壁》就不該這樣拍。當年史提芬.史匹堡(Steven Spielberg)拍《雷霆救兵》(Saving Private Ryan,1998),擺明反戰,開場諾曼第搶灘一役仍不免惹來渲染、賣弄之譏。至於「胖豬」與「飯桶」的情緣,更是生硬、反智、無稽,吳氏或許想藉此描寫超越階級和國家界限的溫情,可惜太傻太天真了,煽不出觀眾半滴眼淚,根本多餘。可憐趙薇,她很努力表現自己,既須操兵,又要露背,但兩集以來她所有對白和劇情,不是爛笑話,就是白癡無聊,枉費心機。孫權、魯肅、劉備、趙雲、關羽、張飛等人,今集更淪為紙板人偶,不提也罷。據報導,吳宇森會將兩集《赤壁》剪成兩個半小時的版本在西方公映,不期望會獲好評,但回本倒是不難︰有白鴿,有功夫,末段更有以劍代鎗的互指場面,像《經濟日報》所言「熟悉的吳宇森動作場面再次展現,以純娛樂片而言,已拍出特色」,吳氏在西方的影迷也應該收貨吧?(原文寫於 2009 年 1 月 23 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