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1日 星期二

這個世界變了,我和你再也不適合這個江湖,因為我們太念舊了——《喋血雙雄》


       《喋血雙雄》(The Killer,1989)是吳宇森平生最優秀的作品。在 The Criterion Collection 最初推出的十套電影中,本片即佔其一;零四年英國權威電影雜誌《Empire》評選出十五年來十五部最具影響力的電影,《喋血雙雄》排名第七;《Premiere》也曾評選本片為十大香港電影之一;足見西方電影界對本片之重視。中文維基百科對本片的介紹,基本上引自 IMDB 和英文版維基,我就不轉貼過來了;我也相信本地影迷很少沒看過《英雄本色》和《喋血雙雄》的吧?

        電影中小莊(周潤發飾)和歌手(葉倩文飾)的角色設計和關係,基本源自法國電影大師梅爾維爾(Jean-Pierre Melville)的經典《獨行殺手》(Le Samourai,1967),這點不少影迷也知道,雖然後者是我最欣賞的電影之一,但這不是我喜歡《喋血雙雄》的原因(小時候我崇拜發哥的時候,還不知道誰是阿倫狄龍)。本片的宣傳語寫得很好︰「他們沒有故事,沒有過去,只有一段相惜的過程。」末路英雄,惺惺相惜,為正義、為良知,力戰殉道,最後竟連彼此的名字也不知道,這是多麼動人的情節﹗本片的配樂,悲涼至極;教堂一戰,TVO 讚之為「白鴿騰飛的最佳美學典範」,絕非過譽。「白鴿」象徵「和平」(吳氏也說過「白鴿象徵愛與美的純潔」),與血腥鎗戰是極大的對比,兩者並置,可突顯「和平」已遭破壞,天道不彰,唯有靠暴力維護世俗正義;同時「白鴿」也意味著「重生」(挪亞洪水退後,陸地再現,報消息的正是白鴿),恰與本片「宗教殉道式的救贖」的意旨相呼應。後來者亂學,濫用了白鴿之象徵意義,從此白鴿彷彿暴力,真為之感到不值。

        本片有幾句對白是我印象極深的,好比朱江的一句︰「做兄弟的,最緊要係有交代。」至理名言,可詮孔聖「朋友信之」之意。李修賢「我相信正義,可惜冇人相信我」的歎息,尚有周潤發應以「好人多數被誤解」安慰;可惜這個年頭連好人也不多見,更遑論正義了。李修賢話中「正義」二字,換以「真愛」,似乎也無不可吧?難怪周潤發也要歎息︰「這個世界變了,我和你再也不適合這個江湖,因為我們太念舊了。」世界變了,不是人人可如《英雄本色》中的 Mark 哥般大喊「我失去的東西,我一定能奪回來」,太念舊,只會被社會淘汰,只會像一條狗般被人打死。劇中朱江之死,也代表著一個舊時代的終結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