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3日 星期一

看這樣反智、膚淺、過時的電影,真的要時刻保持冷靜——《赤壁》

        雖然從沒預期吳宇森的《赤壁》(2008)有多精彩,但怎樣也想不到竟然這麼爛,而且由開場爛到結尾,對觀眾足足是一百四十五分鐘的折磨。片中諸葛亮指周瑜的陣法「不錯,可惜已經過時了」,或許這是吳宇森的自嘲,但懂得自嘲,不等於認衰或知醜;吳宇森拍電影的手法,顯然是過時了。一開場,白霧一片,長劍幾把,然後是「赤壁」兩個大字。嘩﹗如此爛的 Opening sequence,實在少見,不單帶不出電影主題,視聽上也毫不吸引,隨便找一款光榮出品的三國遊戲,其開場畫面的意念和CG也絕對比《赤壁》好。至於開首曹操和漢獻帝對答時幾下快速的 zoom in 和 close up,還有中段諸葛亮、周瑜、小喬、魯肅奏樂聽樂時的 freeze frame,都用得太刻意、太老土了。

        我不想逐點逐點批評《赤壁》的弊病,這樣子再寫數千字也寫不完。《赤壁》的最大問題,是到底吳宇森想表現的重點是什麼?赤壁大戰前夕的壓迫感?諸葛亮和周瑜惺惺相惜的友誼?三國群雄性格武功面面觀(雖則當時未成三國)?不論是什麼,我也認為是失敗的。可以詳寫的不寫(如趙子龍長阪坡救主、諸葛亮舌戰群儒、戰前戰後的部署),不必寫的偏要去掃幾筆(孔融死得真不值﹗),輕重不分,敘事散亂,焦點自然模糊。電影花了許多篇幅描寫諸葛亮和周瑜的智慧、氣度與領導才華,然而寫得沒有深度,欠缺新意,冗長悶蛋;其他角色同樣失色,好比諸葛亮帶周瑜參觀劉營一段,逐個交代劉營大將的特色,平板得令人失笑,膚淺得令人搖頭,未免把觀眾看輕了。《赤壁》的目標觀眾,顯然是中港台的同胞,不是西方的觀眾(否則應對當時的局勢有更清楚簡單的說明);既然如此,編劇們應該知道觀眾早對《三國演義》耳熟能詳,甚至對三國正史有所研究,這樣更不該有片中幼稚而做作的人物描寫。諸葛亮為馬接生?劉備在周瑜面前編草鞋?曹操營中全是蠢材?小喬是曹操的性幻想對象?孫尚香擅長點穴功夫?吳宇森有冇搞錯?拍電影,尤其是像三國般宏大的巨構,不免要對歷史(或小說)進行改編、簡化,但改編不等於改造,簡化不等於弱智化﹗片中諸葛亮說要「時刻保持冷靜」,相信觀眾也要很冷靜,才能忍受導演的處理吧?



        金城武演諸葛亮,其實不差,自信、優雅、幽默,無奈對白和劇本太白癡,影響了演出。梁朝偉的周瑜失之沉重,可是整體也頗出色;張豐毅是演曹操的好人選,他有能力重現曹操的複雜面,可惜也被垃圾劇本拖累了;張震、胡軍、趙薇、尤勇等各有亮點,但發揮也很有限,希望下集會有更深入的描寫。林志玲呢?沒什麼好評的,演出不過數分鐘,當中還包括一場毫無必要的床戲,我差點以為在看《色.戒》赤壁版呢(可恨的是露得太少?)。大陸已有網友摘錄出片中的「爛 gag」。我實在不明白,吳宇森為何會讓這樣搞笑的劇本過關的呢?


        電影後段大打特打,是意料中事,想不到的是連打戲也不好看。片中的八卦陣,在現實中的戰場能用得上嗎(還以龜為喻,無言)?即使用得上,最後還不是派幾個大將輪流表演「三國無雙」,有陣不如冇陣了。如果拍得像「三國無雙」遊戲還好,至少打得燦爛,《赤壁》卻只是亂打一通,人人都喜歡拋擲兵器然後赤手空拳應敵,而身為總大將的周瑜竟貿然衝去殺敵(活該受傷﹗),還學 Brad Pitt 在《Troy》(2004)中的絕招,我不禁長歎一聲。與其看這樣卡通化的戰爭場面,我寧願看周杰倫舞大刀好了。唉,當年央視的《三國演義》電視劇何其精彩?或許現今最適合拍攝有關三國時代的電影的,就是光榮吧?

        我不同意《家明絮語》對本片的評價,但喜歡他對本片的解讀︰「另一好玩的是,John Woo 的男性情義繼續曖昧。金城武那諸葛先生那成竹在胸、微笑點頭的特寫很多。從金城武身上不大看出謀略與智慧,倒是以他為首的四處遊說(勾搭),幾個俊俏小白臉的互相欣賞及吸引。梁朝偉(周瑜)、張震(孫權)、金城武(諸葛亮)、胡軍(趙子龍)都是俊男,都有很多惺惺相識的描寫;對比起來演張豐毅的曹操一把年紀,跟下屬毫無交流,對小喬有性幻想,粗鄙沒品。張飛及關雲長則是力大如牛及鐘如洪鐘的『戰爭機器』,像個『icon』多於像有血有肉的人物。劉備完全沒有吸引力,也沒有性能力(他的嫂子已死,對比周瑜與小喬那一幕纏綿,還用多說嗎?)。《赤壁》若要預示曹、劉兩陣對壘的優勝劣敗,致勝之道只在於兩點:年青,性吸引力。吳宇森的男性情義再次提供解讀趣味;分別只是,這次陽具象徵不是槍,而是劍或弓箭而已。記得孫權是如何恢復信心嗎?他與周瑜狩獵,被周故意孤立在草叢,最後鼓起勇氣成功以箭射虎。諸葛先生如何說服孫權的?他最後一句是:你的寶劍是再次出鞘的時候了……

        今日與朋友再論吳宇森《赤壁》(2008),意猶未盡,因成此篇。《赤壁》之弊,主要有三︰一.主線不清晰,人物描寫太表面;二.偏重武打場面,然而設計太兒戲;三.劇情庸俗淺薄,以為觀眾都是黃毛小兒。本片有兩個溶接鏡頭(dissolve),都用得很突兀,很老土,畫公仔畫出腸,又沒有什麼深意可言,最能反映導演「已經過時了」的思維︰

        一.周瑜為鼓勵孫權振作,率眾與孫權野外獵虎,然後故意孤立孫權於草叢,要他獨自面對困境,望他能重拾自信,無懼強敵,成為獨當一面的領袖。後來孫權被老虎逼至絕境,與老虎面對面對峙,孫權手挽雕弓如滿月,可是驚懼未去,不敢放箭,這時導演一個急速的溶接,老虎顏變成曹操相,明示(這樣還會是暗示嗎?)導演以老虎比喻曹操,孫權一直害怕的、不敢面對的,正是曹操的威脅。先不論這場戲的真實性(曹操大軍壓境,孫權尚有心情狩獵?周瑜竟敢讓主子獨自冒險,不怕老虎咬死孫權嗎?一頭被逼至絕路的老虎,有能力、有膽量進行偷襲嗎?孫權的親衛兵應是千中選萬中選的,數十人一起,竟然會被一頭老虎偷襲成功?),這個溶接也未免用得太老土了吧?我相信以大中華觀眾的智慧,即使是初中生,也一定會明白這場戲的意義,不必如此明示罷?再說,以老虎喻曹操,顯屬低手,有心思的編劇,應以老虎喻孫權——老虎被逼至死角,與孫權處境相同,最後孫權與老虎面面相對,好比透過鏡子重新認識自己︰「我乃『江東之虎』之後,懼曹何來?眼前老虎獨對重圍,尚能殺出血路,戰至最後一刻,我孫權為何不行?」這樣孫權放箭射虎,便等於是殺死昨日怯懦的自己,意義比以虎喻曹深刻得多,也更能顯出孫權內心的掙扎。現在的處理,太膚淺了。

        二.諸葛亮在三江口佈八卦陣對付曹軍,陣法已成,導演又是一個急速的溶接,明示此八卦陣由龜殼紋理(或陸龜之性)觸機創制。看到這個鏡頭,我還以為自己在看《聖鬥士星矢》,戰士們一出絕招,背後就有相應的星座圖案……這樣的處理,太卡通化了吧?撇開八卦陣的合理性(加番指出「諸葛亮的八陣圖在吳宇森手裡變了八卦陣。但係武侯八陣是休、生、傷、杜、景、死、驚、開,卻沒有人能把他們和乾、坎、艮、震、巽、離、坤、兌連起來。事實上八卦陣是從九宮八卦陣變化而來,兩者並無關係」)與這場戰役的處理不論(我在上一篇網誌,已指出此八卦陣之兒戲,如果最後也要派幾個大將輪流表演「三國無雙」,有陣不如冇陣吧),我們已在戰事開始前得知孔明佈陣的根據,又有張飛的插科打諢加強陣法的趣味性和神秘感(其實只是爛 gag),何必在戰役當中一再以龜為喻?這場戲雖然武打設計不佳,但總算看得觀眾刺激過癮,其實不必多生枝節(如果真的要加強戰略的成分,整場戲就不應這樣拍),集中打鬥就好。難道吳宇森看得太多日本動畫,以為這樣的處理容易得到觀眾歡心?

        金城武飾演的諸葛亮,聰明幽默,在戲中常常謙稱自己對什麼也只是「略懂」。或許,吳宇森以為觀眾對三國歷史、《三國演義》和電影手法也只是「略懂」,因此把電影拍得幼稚做作,像是給中學生看的三國動畫,欠缺深度。當然,《赤壁》其實不算太差,演員、服裝、戰爭場面都是合格以上的,或許是我期望過高吧。無論如何,下集仍是期待的,也一定會入場看的,希望下集的八百個特技鏡頭和林志玲的玉背不會令觀眾失望吧。

(原文寫於 2008 年 7 月 13 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