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1日 星期二

觀影小記︰《低俗喜劇》(Vulgaria)

《低俗喜劇》(Vulgaria,dir: 彭浩翔,2012)
Horace's Rating︰4.5/10(Approach With Caution)

        馬家輝在〈彭浩翔的放肆與志氣〉說他「在《低俗喜劇》的宣淫笑聲裡,嗯,奇怪,我們重遇了放肆,也看見了志氣」,可是原來他根本未看過這部戲,「羨慕兼妒忌」得未免太早,評論太過樂觀與厚道了。彭浩翔的這部戲,可能甚麼都有,就是沒有志氣。想講電影業,但說來說去,其實就只是「搵食艱難」四字,既無意描述拍電影的真實流程,也未能深入道出業界的辛酸,堆砌幾段淫而不樂的笑話,加插絕句生硬的粗口對白,不能掩飾故事內容空洞的事實。例如杜汶澤北上與鄭中基談投資一幕,就未免拖得太長,這類黑幫片下馬威的情景,觀眾早已見慣見熟,拖戲即死,單靠牛歡喜、騎騾仔之類有味笑話,是不足以撐起整場戲的︰彭浩翔自言「騎騾仔」是江湖中的真人真事,他初次聽到即覺得很有趣,誓要將之拍出來——這樣低俗的品味,我真不知有何趣味可言。在港產笑片當旺的年代,即使是以屎尿屁笑話見稱的低俗王晶,食屎騎騾之類的點子通常只會拿來過場,笑數秒後一定會有新笑料看,不會高調得拿來作廣告宣傳語的,騎來騎去,只反映劇作者創意貧乏。更何況,講了個半小時拍戲如何艱難、有何犧牲,到最後一暈過去,戲就拍成了,當中經過完全省略,公私難關無端清空,當真是符碌當秘笈,成功原來純靠炒作,有何「志氣」可言?
        彭浩翔永遠都只有小聰明。仰止說︰「彭浩翔是有鬼才,但在電影技巧上就很懶惰,幾乎由第一部成名作開始,到現在你都覺得他用的拍攝手法其實很類似,場面調度尤其粗疏。我有點害怕這個社會有人跑出來拍拍胸脯:我就係玩低俗,你吹咩!然後又有一群知識份子物體跑出來讚嘆:這樣自覺低俗代表作者有深度呀!正呀!我不覺得《低俗喜劇》有深度,連所謂 cult 片的低水準都不到,對語言的利用多過對語言的尊重或者探討。」可惜這類大呼「正呀」的人確實不少。真正低俗,就不應是這樣子;有深度地探討低俗文化的,更不可能是這樣子。像林雪等人滿嘴粗言,初聽還算有趣,但不停地說,就太造作不自然,特別是邵音音的粗口對白,說得如此辛苦,就是因為真正市井爛舌之人,都不會這樣說話的。馬家輝出身灣仔龍蛇混雜之地,一定能聽得出來吧。《低俗喜劇》票房大賺,沒有秘密,一如影片中杜汶澤的翻生之道︰製造輿論、網上炒作,即使故事就像邵音音頭陳靜身一樣難看,彭浩翔當然都是毫不在乎的。如果真要找些優點去講,那只能說︰一、鄭中基終於好笑,是因為他只是做配角,此人用來拍一兩個笑料是可以的,卻沒有能力撐起整部影片,彭浩翔讓他少出場是明智的;二、陳靜當然談不上有演技,但她絕對比其他近一兩年出道的嫩模要好,至少她傻呼呼得來相對開朗懂事一點,表情說話不像其他嫩模般風騷愛現,而且她臉上整容的比例似乎較少,也不如其他嫩模濃妝,在大銀幕尚算可觀啦。當然她在海報上的造型也吸引了低俗的我啦,哈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