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8日 星期二

這是一個瘋狂的城市,要生存,就得比它更瘋狂——《維多利亞一號》

        《維多利亞一號》(Dream Home,彭浩翔,2010)基本上是一部分裂的電影。一方面,此片控訴香港吃人的高地價政策、可恥的官商勾結問題,批評港人無奈被逼而又自取滅亡的投機炒賣心態,處處透露出港人自私涼薄的性格與沉醉酒肉的生活,狠狠地揭出樓價殺人的事實;一方面,影片擺明車馬以殺人灑血為樂,種種虐殺手段荒誕兼變態,核突到了極處時,竟又感到有點無聊。如果影片嚴肅地處理現有的題材和故事,它可以成為像《怒火風暴》(Falling Down,dir: Joel Schumacher,1993)的佳作,可是彭浩翔的創作動機,或許打從一開始就是為了拍一場滅門大屠殺,整部片充斥著B級血腥片的 Cult 味,有趣而不深刻。一面想寫實,一面又想過癮,不是不可以,但兩者如何調和,極考導演功力,彭浩翔這次已算是交到功課了,但整體仍不算理想。我覺得此片最大的毛病,不在於故事,而是何超儀的演出。彭浩翔不想以目露兇光、歇斯底里的方式處理何超儀在戲中飾演的殺人狂,但何超儀未能好好表現出角色內心應有的痛苦與掙扎,例如她故意讓老父病發而亡一幕,她演得是有點味道了,但到底不夠力量——她窮畢生之力買「維多利亞一號」的單位,目的就是圓童年之夢,一個為家人朋友追尋幸福的夢,但面對重重壓力,要圓夢,竟得「犧牲」父親,可見這個夢早就變了質,這和她後來竟想到親製滅門慘案以降低單位價格之荒謬可怖,實出自相同心理,這方面,劇本是處理得尚可的,但擔綱的何超儀雖然努力,可惜火喉未到,整部影片就變得有點鬆散了。
        本片最受關注之處,自然是連場血腥暴力的虐殺,我自己對此並無癖好,但當年讀大學無聊之時,倒也看過不少這類影片,早已見怪不怪,這次彭浩翔大過殺戮戲癮,效果算得不錯。其實他絕對可以拍得更冷漠嘔心的,例如一開始殺大口青一幕,他完全可以不玩跳來跳去的剪接,逼觀眾靜靜旁觀死亡的過程,其餘數場也可這樣處理,這樣子整部影片的控訴力可能會更加強烈,但他沒有這樣做,反而越殺越激,故意核突,乘機搞笑,好讓他有機會大玩血漿和化妝特技,我就不覺有趣了。有些觀眾認為這些場面和特技仍然很假,是的,但這是故意的,而且導演在此實在已花了不少功夫,目前的效果已是同類華語片的最高水平。據說目前在戲院公映的版本已屬刪節版,原版尚有不少更恐怖的場面,但我沒興趣深究這個問題了,有意者可點讀此文章。香港的電檢制度,本來就不正常。我覺得最無聊的事,是影片中凡有粗口對白,就總有觀眾大笑,到底有什麼好笑呢?香港人喜歡聲嘶力竭滿口粗言而又要偷雞摸狗地笑的性格,真令人費解。本片的粗口對白,不過是如實地呈現出一般平民的語言,除了兩小孩互講「仆街」一段未免太過,而且無聊,其餘都甚為真實,沒有什麼好笑的。事實上影片中的人物雖然不乏傷風敗德、行事乖張之徒,演來也算得恰如其分,沒有太過誇張,可是到了最後影片幾乎就像精神分裂,純粹為了亂殺一通,彷彿是周俊偉曾國祥等人的特技化妝惡搞派對,搞到不倫不類,前段苦心經營的社會控訴最終沒有著落,這是很可惜的事。前半段有幾個借「窗」的倒影描寫角色心理和社區變遷,算是有點意思,但殺得性起後就無以為繼了。何超儀買不了樓精神崩潰的一幕玩的天旋地轉效果,其實是種很廉價的心理描寫,我是很討厭的,不過這不算什麼敗筆,其他細節暫且不評講了。說到最後,我還是覺得此片是可以一看的,當然前提是受得住血腥核突場面啦。(原文寫於 2010 年 5 月 17 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