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30日 星期四

2012 年 7 觀影小記


        想不到七月更加忙。其實也不知道忙過甚麼,但終究是少看了電影。近幾個月我似乎說來說去都是這樣的話。為甚麼會這樣?難道是七年之癢?中三四開始沉迷金庸,曾經在台灣遠流出版社的金庸小說網站當過版主,到大學畢業便漸漸冷淡下來,時間剛好是七八年左右,現在許多金庸小說的人事都不記得了;從小喜歡看電影,但真正醉心電影,應該是大學二年級的事,至今也差不多七八年了。我是否只是借電影逃避生活與工作上的責任,七年熱情過後想尋求新刺激?最近認識了一些讀電影寫電影拍電影的朋友,簡單飯聚淺談,已知自己不論道德修養、知識學問都與他們相距甚遠;我向來懶惰庸俗,最愛聲色犬馬,電影對我來說還是太沉重了?不過,一分耕耘,一分收獲,我不知道將來應走怎樣的路,也就應該繼續謙虛學習,多讀、多想、多摸索吧。即使不久我可能會很忙,要減少寫電影網誌,甚至怕出醜不敢再寫,看電影,應該還是我的最大興趣吧。
        我愛看荷里活特技大片,暑期檔理應有不少可供選擇,可是結果只有蜘蛛俠與蝙蝠俠吸引到我,這也可能是荷里活排檔期越來越謹慎,不可能一個月逾兩三套超級大片了。《蜘蛛俠》和《蝙蝠俠》都是頗精彩的,當然喜歡後者的觀眾應該遠較前者多,但對我來說,前者尚能給我驚喜,後者雖然比我意料之中好,但缺點依然明顯。這樣說似乎是苛刻了點,基斯杜化路蘭的《蝙蝠俠》三部曲故事確實提昇了超級英雄電影的思想層次,其成就甚至可說是前無古人,然而純就導演功力而言,路蘭又實在是無可置疑地不濟。著名電影學者大衛博維爾(David Bordwell)最近就發表了一篇網誌 “Nolan vs. Nolan”,中肯地分析了路蘭的優點缺點,非常值得細讀。此外各位也不妨看看另一學者占艾馬臣(Jim Emerson)如何逐格細讀《蝙蝠俠︰黑夜之神》(The Dark Knight,2008)的著名追逐片段(按此),看過後就會明白為何路蘭的影片始終難入名家法眼了。
        這個月雖然睇戲不多,總算也看了幾部經典,像《灰燼與鑽石》與《靚仔愛阿婆》,都是影史上難得的重要傑作,即使看得不太懂,也已是極難忘的觀影體驗。最近《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在專欄刊載著名影評人霍伯曼(J. Hoberman)回顧德裔電影名家羅拔史奥默(Robert Siodmak,1900-1973)的文章,我也因此看了史奥默的首部長片《星期日眾生相》,那是極富實驗性的紀實風影片,沒有完整的故事,不用專業的演員,盡力捕捉當時德國年青人的日常生活,非常有趣,對三十年代的歐陸民生有興趣的朋友必不可錯過。譚家明的《雪兒》普普通通,但鍾楚紅的魅力實在沒法擋,今天是找不到這樣的美人了。杜琪峰與韋家輝的《嚦咕嚦咕新年財》常常可於電視看到,這次終於完整看了一遍,其實這是一部頗有意思的賀歲片,像我在下面附載的片段,「越爛的牌就要越用心打」,我想我要用一生人的時間去參透與實踐……

7 月觀影小結(* 為重看,# 為短片)

首輪影片

2/7  《蜘蛛俠︰驚世現新》(The Amazing Spider-Man,dir: Marc Webb,2012)
11/7《吸血鬼獵人︰林肯》(Abraham Lincoln: Vampire Hunter,dir: Timur Bekmambetov,2012)
20/7《蝙蝠俠︰夜神起義》(The Dark Knight Rises,dir: Christopher Nolan,2012)


影碟
7/7  《海角驚魂》(Cape Fear,dir: Martin Scorsese,1991)
14/7《靚仔愛阿婆》(Harold and Maude,dir: Hal Ashby,1971)
21/7《星期日眾生相》(People on Sunday,dir: Robert Siodmak [co-directed by Edgar G. Ulmer],1929)
28/7《雪兒》(Cherie,dir: 譚家明,1984)
28/7《灰燼與鑽石》(Ashes and Diamonds,dir: Andrzej Wajda,1958)
29/7《嚦咕嚦咕新年財》(Fat Choi Spirit,dir: 杜琪峰 & 韋家輝,2002)
29/7《華倫天的山脊》(Valentin de las Sierras,dir: Bruce Baillie,1967)#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