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4日 星期三

The stuff that dreams are made of——《群雄奪寶鷹》(The Maltese Falcon)

        既然談到堪富利保加(Humphrey Bogart),不得不提的就是尊候斯頓(John Huston)的《群雄奪寶鷹》(The Maltese Falcon,1941)了。此片乃是黑色電影(Film Noir)的經典,更可說是同類型電影的先驅。二戰時法國淪陷,數年間沒有美國電影上映,1946 年美國才送了四部電影到康城影展。法國影評人 Nino Frank 與 Pierre Chartier 觀影後分別撰文,指出美國在二戰後發展出新的類型電影——黑色電影,藝術成就不能忽視,掀起了研究黑色電影的風潮。黑色電影的來源、特色與內涵,繁蕪複雜,難以簡短概述,我寫祖爾達辛(Jules Dassin)的《男人的爭鬥》(Rififi,1955)時講過幾句皮毛話,在此不重複。倒是這四部影片值得列出︰本片、愛德華狄美特克(Edward Dmytryk)的《情海奇冤》(Murder, My Sweet,1944)、比利懷特(Billy Wilder)的《殺夫報》(Double Indemnity,1944)和弗列茲朗(Fritz Lang)的《寒夜飛屍》(The Woman in the Window,1944)。喜歡黑色電影的朋友,絕不能錯過這四部定義性的電影。

       「馬爾他之鷹」是十六世紀羅德武士獻給西班牙國王的雕像。頂級貢品,價值連城,三百年來無數人挖空心思,捨命追逐,現在竟有傳聞流落美國三藩市。私家偵探 Sam Spade(Humphrey Bogart 飾)的拍擋為了此物,送了性命,Sam Spade 也被逼捲入這場珍寶爭奪戰。Sam Spade 起初被警方視為嫌犯,為追查拍擋死因,不惜與黑幫人馬鬥智鬥力,可惜糾纏過後,得到的竟是假貨,最終驀然發現幕後操控一切的兇手竟然是……
        改編自戴許漢密特(Dashiell Hammett)傳世的偵探小說,第三次搬上銀幕,卻是電影大師尊候斯頓的首部執導作品。他本是編劇出身,後因不讓電影公司任意曲解自己的作品,遂親自出手。發硎初試,已是光芒萬丈。為了通過審查,他的改編算是相當保守,削減了 Joel Cairo(Peter Lorre 飾)的同性戀戲份,也捨棄 Sam Spade 與拍擋妻子有染的情節,是以片中 Sam Spade 的形象比之小說實在正面得多。如果依足小說的描述,堪富利保加當年就未必能夠獲得那麼多影迷的歡心了。

        相比後來的黑色電影,《群雄奪寶鷹》的故事算是簡單的了。雖然片中人人爾虞我詐,線索繁多,可是導演敘事直接,容易掌握,觀眾看完電影,應當能夠明白。許多黑色電影,劇情峰迴路轉,觀眾看到最後才恍然大悟︰「啊﹗原來是這樣﹗」可是事後細想,往往卻發現劇情頗有漏洞,難以組織整個故事,甚至連導演/制片也不明白故事何以能夠成立。不過若是高手,自可以高超的敘事手法自圓其說,並以緊張懸疑的氣氛,掩蓋劇情之不足。像奧森威爾斯的(Orson Welles)的《上海小姐》(The Lady from Shanghai,1947),有多少人能夠清楚說明這個故事?可是正如 David N. Meyer 所言︰“Lady is the clearest proof of the argument that noir makes its most important points not by storytelling, but by style.” 本片最優秀之處,同樣不在曲折之故事,而是其晦暗懸疑的風格,一步一步將觀眾推到午夜灰黑的道德世界。     
        堪富利保加演戲其實來來去去只有幾個表情,不過他天生一副硬漢臉相,連聲線也冷硬得很,有時候皺皺眉頭,已能帶動劇情。可是數片中最突出的,必然是大胖子反派 Kasper Gutman(Sydney Greenstreet 飾)。此君本為戲劇演員,對電影原有偏見,卻被尊候斯頓相中,首次亮相大銀幕,即奪得奧斯卡最佳男配角提名,時年六十有一。他在戲中沉著陰險的表現,份量十足,大有壓倒 Sam Spade 之勢。至於女主角(Mary Astor 飾),我倒是印像不深。黑色電影初期的 femme fatale,或虛有韻味而不夠蛇蠍,或邪惡陰毒而美色不足,就是 Barbara Stanwyck,演技入木三分,目光凌厲如電,在我心目中也不算「美人」。蛇蠍美人不美,電影的黑色味道便遜色不少了。

        尊候斯頓拍攝本片很用心,事前更將所有場景的佈景畫了出來,請老朋友威廉韋勒(William Wyler)給意見。攝影指導 Arthur Edeson 更是功不可沒,其超低角度攝影的技術,甚至可與《大國民》(Citizen Kane,1941)相提並論(可留意堪富利保加與 Sydney Greenstreet 的對手戲)。talich 寫了一篇〈梟巢喋血戰(Maltese Falcon)的誕生〉,非常值得參考。最後不妨抄錄一段當年報章的評論,說明這部名作在影史上的重要性︰

         “Don't miss The Maltese Falcon if your taste is for mystery fare. It's the slickest exercise in cerebration that has hit the screen in many months, and it is also one of the most compelling nervous-laughter provokers yet.” - Bosley Crowther, The New York Times, 1941

本文寫於 2009 年 2 月 20 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