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9日 星期一

男人只看重女人的皮相?皮相重要還是內心重要?——《畫皮 II》

        沒有看過首集《畫皮》(Painted Skin,dir: 陳嘉上,2008),但這張皮一畫再畫,結果實在是慘不忍睹。《畫皮 II》(Painted Skin: The Resurrection,dir: 烏爾善,2012)的主題是相當明確的,「男人只看重女人的皮相」,難免色衰愛弛,唯有看破色相,兩心如一,不受成見(君臣、人妖、貧富)所限,方能生死與共,同享真愛。可是導演無心經營故事,只簡單設定了幾段情愛關係,大玩換皮情節,內容其實甚為單薄,人物性格與心理變化都是虛的,卻要硬塞上述的道理,還要勉強撐上兩個小時,未免教人難堪。陳坤與趙薇這一對是故事的重心,兩人當年青梅竹馬,卻因階級有別,陳坤敢愛不敢言,終致趙薇毀容收場,遺憾分離多年,這段頗可發展的故事基礎,在影片中就只佔數分鐘電腦特效片段,烏爾善只懂以煩人的 flashback 反覆憶述這場戲,觀眾感受不到他倆的情意,後續的劇情自難發展下去——其實「敢愛不敢言」的故事是很難寫得好的,若觀眾不清楚兩人因何相愛有多相愛,只見一方癡纏求索,一方又一直無言以對,這樣拉扯下去,只會將他倆在觀眾心中本已關係薄弱的印象扯得更薄。這樣的拉拉扯扯,連婆婆媽媽都談不上。所謂婆婆媽媽,至少也得有「事」可敘有「情」可抒,只是不夠乾脆而已,故事虛泛欠真感情,單靠演員魅力硬撐,那就畫甚麼皮都沒有用了。

        也許首集《畫皮》已就「男人只看重女人的皮相」這項迷思加以發揮,導演無意繼續深究,然而續集對這方面的探討終嫌草率。陳坤到底是被周迅的美貌所迷,還是受制於其妖術,兩者雖然密不可分,終究不宜混為一談,否則就難以突出主旨,影片中只以妖狐入眼象徵陳坤被美色迷惑,手法未免笨拙。事實上陳趙戀起初之所以失敗,似乎乃在於陳坤過於拘泥君臣之禮,與及為趙薇毀容一事而自責,並非無法接受趙薇毀掉的面容(何況趙薇也不過臉上多了數條疤痕,未算醜得無法見人,以影片中陳坤豪邁的性格,更不見得會介懷),那麼趙薇為了得到陳坤的愛,甘願與周迅換皮,換皮後陳坤有何反應,兩人有何互動,本應是重頭戲所在,既可讓趙薇明白到色相未必能換來真愛,也可令兩人意識那幾條爪痕根本不是真正的阻礙,然而影片最終就只用一場床戲輕輕帶過,並不深刻,實在可惜。雖然,從這場床戲可見,陳坤似乎只是將周迅視為洩慾的工具,但也多少有將她看成趙薇替代品的感覺,不能說絲毫沒有感情,趙薇看來也體會到了,所以她不久即明白到皮囊換不了真情,可是在那一刻她終於能與陳坤結合,畢竟是有一絲滿足的,是以在床上表情既痛苦又迷惘,這層曖昧複雜的感情關係其實很有深挖的價值,但烏爾善大概沒有意識到這點,有些鏡頭與表情似乎略有意思,然而始終是不完整的。即使烏爾善沒有多少拍攝長片的經驗,敗筆就是敗筆,也難以對他寬鬆看待呢。
        問題的癥結,始終在於劇本。故事太弱,空有大量視覺特效也是無補於事的。何況,本片的影像看似華麗,其實非常空洞。天野喜孝的美術設計當然不差,但有了基本的人物設計與概念圖,還需補足背景的細節,然而觀乎影片的畫面,人物背景往往就是一大片藍天、白雪、黃土、夜空,而且都不是實景,只是電腦效果,感覺虛浮,又沒有多少草木竹石或畫棟雕樑的細節,就襯得電視遊戲式的誇張衣飾更加可笑。《畫皮》故事的時代背景是虛的,只是取古代中國邊境地區的地理環境與胡漢糾紛,大加想像發揮,然而五千年歷史沉澱,觀眾有了定型的想像,除非像《蜀山劍俠傳》般天馬行空創意非凡而且有完整的世界觀,不然就很容易看出破綻,令人難以信服。中國人想拍出自己的《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 Trilogy,2001-2003)或《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film series,2001-2011),還有很大段路要走。像烏爾善這樣的「年輕」導演,只怕還需回去多練基本功。《畫皮 II》的故事雖有不足,還未至於爛得不能看,但烏爾善一味玩慢鏡、玩跳接、玩 flashback,卻又不見有何美感,拖慢了整部戲的節奏,真的想把他剝皮拆骨,發洩不滿。另,以周迅的演技與地位,似乎不必再接這類角色,何況她年紀漸長,雖然可以演技與化妝搭救,畢竟已稍現老態,假如要開拍《畫皮》第三集,應該就是由影壇新晉小妖精楊冪擔綱了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