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2日 星期日

Ava Gardner: I'm Poison to Myself and Everybody Around Me!——《殺人者》(The Killers)

        鄭樹森的《電影類型與類型電影》「將比較文學的思考方式運用其中,從類型學的角度檢驗荷里活百年來電影類型的確立及相關的文化意義」,資料翔實,分析精闢,是本極不錯的好書。鄭氏談論「黑色電影」(Film Noir)時,特以羅拔史奧默(Robert Siodmak)的《殺人者》(The Killers,1947)為主要剖析對象,不禁引起我對此片的興趣。The Criterion Collection 有雙碟版,將此片與唐薛高(Don Siegel)於 1964 年所拍的版本合而推出,聖誕假期終於把兩部電影也看過了。前者一看傾心︰

        電影一開始,兩名硬漢在傍晚來到偏僻小鎮,偷摸鬼祟,不知有何圖謀。他們來到一間酒吧,對老闆尖酸刻薄,極不討好,原來他倆是職業殺手,受僱到小鎮殺人,要老闆供出目標所在。單是這段戲,已極緊張精彩,兩名殺手冷峻霸道,教人喘不過氣來,可後來的劇情更加驚人——原來男主角(畢蘭加士打飾)已在家中等死,殺手來時,竟毫無逃走之意,立時被雙鎗轟殺﹗故事到這時才正式開始,原來男主角 Swede 早已買了保險,於是保險調查員 Jim Reardon(埃蒙奧拜恩飾,其實他也算男主角吧)開始調查命案,查訪不同人物,發現 Swede 曾捲進一場黑幫搶劫案,當中人人爾虞我詐,背叛、被背叛、反背叛,無所不用其極想得到最大利益,而其中更涉及 Swede 畢生最愛(亞娃嘉娜飾),錯綜複雜得耐人尋味。Jim 越查越深,越來越接近事實真相,但危險也越逼越近……
        本片改編自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同名著名短編小說,我沒看過原著,因此也不能比較,何況本片只有開首直接引用原著,後來全屬編導之創作。本片精妙之處,在於敘事上由多達十一段的單一視點(single point of view)的片段構成,這些片段,大多是 Jim 查訪的人物的口述片段,他們每個都敘述著自己所知有關 Swede 的生活片段。一如鄭樹森說的︰「《殺人者》雖然並不是所有人物都敘述同一個故事,但與《羅生門》的敘事形式相似。《殺人者》通過多段落或多元單一視點敘事不斷修正 Swede 的形象。這一點在電影史上也相當重要。」當觀眾隨 Jim 明查暗訪,逐段逐段拼湊出事實的真相,實在是既興奮又緊張。電影後段那兩名職業殺手再次出現,直衝 Jim 而來,想起他倆片初的威勢,相信沒有人不為 Jim 的安危抹冷汗吧?
 
        第一次看亞娃嘉娜(Ava Gardner)的戲,真是快被她迷惑透了,如果我是 Swede,大概也甘願被她欺騙,她實在是太冷艷誘惑了﹗我談《血濺虎頭門》(Brute Force,dir: Jules Dassin,1947)時介紹過畢蘭加士打(Burt Lancaster)了,他就是憑本片冒起頭角,晉身荷里活明星行列的,雖然我感情上會為埃蒙奧拜恩(Edmond O'Brien)牽動多點(畢竟在戲中 Swede 一開始便死了,其餘時間都是在回憶中出現),但畢蘭加士打片中柔情硬漢的形象也非常突出,編劇團功不可沒(其中包括名導尊侯斯頓)。導演羅拔史奧默功力非凡,敘事流暢緊湊,也擅長使用強烈的光暗對比營造 Film Noir 世界的黑暗污濁感;本片的長鏡頭和鏡子運用也很有特色,有興趣的朋友可觀賞本片和參考鄭氏一書。看完本片之後,我仍久久忘不了片中的爾虞我詐,還有亞娃嘉娜誘人的聲線……

        片中亞娃嘉娜有這樣一句對白︰“I'm poison, Swede, to myself and everybody around me! I'd be afraid to go with anyone I love for the harm I do to them!” 問你死未?這就是 femme fatale 的致命魅力了﹗

原文寫於 2008 年 1 月 7 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