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5日 星期二

The rebellion of three young boys in a sordid school——《操行零分》(Zero for Conduct)

        法國天才導演尚維果(Jean Vigo)一生只拍過四部影片,我最喜愛的就是《操行零分》(Zero for Conduct,1933)。或許我實在太喜愛校園生活,我對此片之喜愛,遠過於尚維果永垂不朽的《阿特蘭大號》(L'Atalante,1934)。當年看杜魯福(François Truffaut)偉大的《四百擊》(The 400 Blows,1959),特別喜歡看學生們列隊跟隨老師上街,卻一個一個逃跑的一段,覺得很有趣味,勾起我小時候搗蛋的回憶。我不清楚師生們上街的理由(晨操?外出考察?),但看到《操行零分》同樣有這樣的一段,想來那或許是歐洲學校的日常課業吧。我最喜歡尚維果的地方,不是他美不勝收的詩意畫面,也不是他無政府主義式的寫實精神,而是他充滿童真,懂得挑選有趣的生活細節,不時展現幽默。陳志華〈早逝的尚維果〉對本片很有詳細的描述,不贅。本片最有名的,當然是孩子們在睡房拿枕頭打架,羽毛漫天飛舞的一幕,真的精美極了。陳志華文中提到林西安達臣(Lindsay Anderson)的《假如》(If....,1968)參考過此片,但這部英國名片,我卻不很喜歡。是一流作品,不是不欣賞,但就是不喜歡,有機會再談談吧。
“Jean Vigo's 1933 masterpiece charts the rebellion of three young French boys in a sordid little provincial boarding school. A wholly original creation, the film walks a narrow line between surrealist farce and social realism.”- Dave Kehr, Chicago Reader


        陳志華〈早逝的尚維果〉︰「(拍完《Taris》(1931))之後他因為找不到新工作,舉家移居到巴黎,並且在那裡遇上獨立製片人 Jacques-Louis Nounez。這位獨立製片人有意投資開拍一些低成本短片,尚維果於是把他已寫好的一個故事藍本《笨學生》(Les Cancres)拿出來,並找來一群業餘演員,結果拍成了他的下一部短片《操行零分》(Zéro de Conduite)。1933 年的《操行零分》有尚維果小時候入讀寄宿學校的回憶,有些超現實主義味道,也有充滿詩意的筆觸。亦有評論者認為他是法國詩意寫實主義(Poetic Realism)的先驅。《操行零分》是一個屬於小孩子的世界,片中的成年人大都是負面的形象:有蓄著大鬍子裝腔作勢的侏儒校長,也有個會在小息時候偷學生東西的主任,還有,學校慶典上的嘉賓竟然全是盛裝的木偶等等。唯一跟孩子比較親近的,是由 Jean Dasté 飾演的年輕教師 Huguet,他會在無人注意的時候拿著拐杖模仿差利走路,會跟孩子一同嬉戲,甚至倒立在書桌上給學生畫圖畫。影片其中一個有趣的場面,就是 Huguet 在紙上畫了個穿著游泳衣拿著水泡的男人,這時候主任突然走進來,畫紙上的人形就立刻變成動畫,即時長出了大肚腩和換上全副軍服。尚維果就這樣給成人世界的虛偽幽了一默。《操行零分》還有兩個經典場面,一個是孩子們在睡房裡拿起枕頭打架,另一個是片尾孩子們因為不滿學校的專制與剝削,為了爭取自由,憤而「起義」,爬上屋頂向慶典上的嘉賓投擲雜物。睡房打架的一幕,尚維果刻意運用慢鏡,拍攝孩子在羽毛紛飛下提著燈籠列隊前行,並把主題音樂的聲帶倒轉來播放,營造出在風雪之中踏上征途的意境。尚維果秉承了父親的無政府主義傾向,是當時法國的自由主義者( libertaire),後來更加入了左翼藝術組織 “L’Association des Écrivains et Artistes Révolutionnaires”(意即 “The Association of Revolutionary Writers and Artists”,由詩人 Louis Aragon 和電影理論家 Léon Moussinac 等創立)。在《操行零分》裡,孩子們起義前,其中一名小男生向立心不良的胖老師罵出的粗話“Je vous dis merde!”(直譯就是 “I say to you, shit!”),正是尚維果父親曾經在報章頭版大字標題用來怒罵政府的語句。貫穿全片的反叛意識,使電影在上畫後不久就遭到禁映。電檢當局認為影片是對政府權威以及宗教的惡意攻擊。此片要到尚維果死後十年才獲得解禁。有說杜魯福的《四百擊》曾受了這部電影的啟發,而英國自由電影運動的代表人物 Lindsay Anderson 於 1968 年拍成的《假如…》(If....)更在片尾借用了屋頂起義的一幕,不過三十年後嬉皮年代的憤怒青年向權力代表扔來的,不再是書簿雜物,而是真槍實彈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