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4日 星期四

What a terrible thing it would be to be the pope!——《教宗不見了》(We Have a Pope)

        又到五月,此刻法國最重大的盛事,除了奧朗德(François Hollande)正式當選總統,大抵就是第六十五屆康城影展。今年康城影展的評審主席是意大利名導演蘭尼摩列提(Nanni Moretti),他出道已四十年,是有名的左派導演,被譽為柏索里尼(Pier Paolo Pasolini)的接班人,名聲當不如前輩大師響亮,但在歐洲也是個備受注目的電影作者。畢竟要自組公司並一手主理編導演的,從來只有少數能堅持到底的高手才做得到。我其實從沒看過摩列提的電影,剛過去的香港國際電影節選映了他上年度大獲好評的《教宗不見了》(We Have a Pope,2011),當然要入場欣賞︰
        本片一出,梵蒂岡當然大肆抨擊,不是維護教宗之神聖不可侵犯,就是質疑為何有人要資助這樣的電影。雖然蘭尼摩列提經常公開表示自己是無神論者,其實他在本片中對教會的批評是很溫和的,既沒有觸及上帝是否存在一類終極問題,也沒有挑起近年教會高層幾宗轟動的性醜聞;有時候梵蒂岡越是批評,就越是顯得教會的閉塞與頑固。有人認為摩列提有點像活地亞倫(Woody Allen),他倆同樣智慧幽默,但是摩列提不喜辛辣的諷刺,嘮嘮叨叨得來甚少拋書包賣本領,然而有時候又相當自負,刻意顯得鶴立雞群,例如本片中的樞機主教就被寫得彷彿全都是「大細路」,與一般人心目主教們中高高在上、敦厚儒雅的形象極為不同——因為新教宗陷入精神危機,遲遲未能正式加冕接受公眾祝福,心理醫生也解決不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主教被逼呆在西斯廷禮拜堂與宗座宮殿內,有人打紙牌解悶,有人只掛著外邊名店的早餐,有人聽音樂消遣,彼此閒話家常,內容卻如「小學雞」,倒是同樣被困的心理醫生出入其間,輕鬆自如,偶爾為各主教做做心理輔導,最後還發動全體主教在梵蒂岡舉行「排球世界盃」(導演在分組賽安排中暗示了各國主教人數與權力不均的現況),個個都玩得不亦樂乎,一片歡呼聲中,彷彿連教宗身在何方都無人在意了。這一場戲逗得全場觀眾笑過不停,我很久沒見過能這樣令人捧腹大笑的喜劇了。
        是的,本片表面上是極為胡鬧的喜劇,換了是其他導演,同樣的題材,很有可能會拍成各主教為了爭奪教宗權位爾虞我詐無所不用其極的驚悚片,甚至大爆梵蒂岡的政治內幕,但蘭尼摩列提不走這樣的「寫實」路線,他表示不欲被時事牽制,要拍的只是他心目中的梵蒂岡——任何宗教權威都是人,他們都有心理弱點,會恐懼高位怕失去自由也怕自己應付不來,會有喜怒哀樂會懷念小時候的一切,會有個人興趣會為過去的錯誤感到內疚,甚至會發現自己失去目標漫無目的而且與時代脫節。影片中梅維爾就自稱是個「演員」——「教宗」也不過是個人間的角色而已。當然,這肯定不會是梵蒂岡與許多教徒的意見。法國傳奇影星米修皮哥里(Michel Piccoli)飾演這位 runaway pope,從影六十年的功力,盡在本片中那雙惘然的眼睛中,孤獨、憂鬱、恐懼、無奈、溫柔、慈祥、童真、反叛、智慧,沒有相當的人生經歷,絕難演得如此出色。本片取態並不嚴肅,當中有些滑頭隨意的情節,都是可以原諒的,可是結局終嫌浮淺了些,寫新任教宗最後回到梵蒂岡,竟是決意向公眾宣佈「老夫不幹了」,似乎是刻意顛覆觀眾期望,但這不過滿足了導演本人不信任宗教的心理,故事留下的爛攤子也許更大,倒不如寫他重回教廷的深宮重鎖,諷刺體制害人的悲劇,這樣影片的力量應會更加深刻吧?

        註︰本文標題源自著名影評人羅渣伊拔對本片的評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