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1日 星期五

《殺壞人的機器》(The Machine that Kills Bad People,dir: Roberto Rosselini,1952)

  漁鄉小鎮本來民風純樸,篤信上帝,二戰後人心思變,只顧追名逐利,還有人打島上墳場主意,想賣給美國人開發成旅遊景點。貧民攝影師偶然遇上神靈,獲賜攝人即死的能力,他隨即以抬起照相機對付村中為富不仁者,自覺替天行道,豈料人殺得越多,情況卻越來越亂,富人醜態畢露,窮人也好不到那裡去,只鬧出了無數笑話,卻幫不了真正有需要的人。意大利電影大師羅西里尼(Roberto Rosselini)的喜劇《殺壞人的機器》(The Machine that Kills Bad People,1952)不甚著名,今年才有修復版面世,卻是意想不到地有趣,夾在前期的新寫實主義與後期的電影詩學作品之間,既幽默又諷刺,風格頗為獨特,但那意大利南部小鎮的實景風情,晨光斜照漁船,粼粼波光,此等簡樸真美,其實貫串著他各個電影階段,無分前後。本片的笑位不少,如村民不欲外資進駐,卻又對伴隨而來性感金髮女郎猛流口水;士紳爭相招待欲來投資的美國富商,卻一個一個被攝影師攝掉魂魄,富商只得不停搬來搬去,既狼狽又滑稽;故事中的小鎮依山而建,富戶住高處窮人居低地,人人本望向上爬,但連日死人,疲於奔命的醫生即笑說以後寧做窮人,那就不必天天上山那麼辛苦了……這個故事假如發生在今天的香港,不知道大家最想將攝影機對向誰?大家是否仍會仰望半山豪宅,發夢都想天天上山?當然,誅奸殺妖不得其法,救世等於滅世;不帶眼看人,神靈與魔鬼其實也只差一線。與其期待「殺壞人的機器」,不如爭取一人一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