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6日 星期日

Is the film itself an act of criticism on horror films?——《屍營旅舍》(The Cabin in the Woods)

        最近上畫的《屍營旅舍》(The Cabin in the Woods,dir: Drew Goddard,2012)在西方頗獲好評,可能會得到新一代恐怖片迷追捧,但對我來說,這終究只是部失敗的鬧劇。編劇祖高達(Drew Goddard)與喬斯溫登(Joss Whedon)試圖顛覆虐殺式恐怖片的設定,只從這個角度而論,《屍營旅舍》當然略有新意,但也就是僅此而已。本片講述神秘跨國機構為阻遠古邪神重臨,定期虐殺少年男女以作祭品,祭典流程就如觀眾看慣看熟的恐怖虐殺片,表面上非常公式,例如「祭品」包括蕩女(The Whore)、智者(The Scholar)、壯漢(The Athlete)、愚人(The Fool)與處女(The Virgin),而過程就是誘使他們闖進無人小屋,只要荒淫過後誤觸禁忌,喪屍、邪靈、殺人魔、外星人等常見的恐怖片魔頭就會跑出來展開連環殺戮,完成祭典。期間神秘機構暗中控制一切殺戮程序,幕後員工還以此賭博為樂,編劇顯然是想藉此暗諷近年恐怖片之因襲陳腐,並引用了許多經典恐怖片的情節,加以作弄戲謔,而神秘機構的幕後操縱,也彷彿是為觀眾「照單執藥」,暗示觀眾往往才是真正的嗜血狂魔︰恐怖片的殺戮,全是為滿足觀眾期望而生的,我們才是那頭遠古的邪神。這樣子看來,《屍營旅舍》確是頗為特別的,編劇對荷里活越拍越無聊的虐殺片也無疑有一點反思,著名影評人羅渣伊拔(Roger Ebert)就說 “The Cabin in the Woods has been constructed almost as a puzzle for horror fans to solve. Which conventions are being toyed with? Which authors and films are being referred to? Is the film itself an act of criticism?”  對本片評價不俗,可是《屍營旅舍》真的這麼「有意思」嗎?
        本片的所謂「反思」,其實是非常淺薄的。挑釁大師米高漢尼卡(Michael Haneke)拍過一部極具爭議的《你玩得起,你玩唔起》(Funny Games,1997),後來又逐格重拍為《瘋殺遊戲》(Funny Games U.S.,2007),都是借以暴易暴的手段,質疑媒體不斷以暴力影像供人消費而觀眾又樂於以此自娛的行徑,與之相比,《屍營旅舍》最終還是以嗜血為樂,最終的瘋狂大屠殺血漿亂噴,純屬胡鬧,決非諷喻,自是達不到米高漢尼卡的深度。當然,祖高達與喬斯溫登本就只想自娛娛人,暗示觀眾是真正的嗜血狂魔,並非想作出道德的控訴,而是想呼籲我們拋開固有的觀影框框,享受他倆亂砍亂殺的「創意」。因此,本片的最大問題,並不是沒有深度,而是結構太過鬆散,想戲謔,但無法令人發笑,想瘋殺,卻又挑不起任何快感。倘若編劇真想營造強烈懸疑感,讓觀眾慢慢解謎,那就不應一開首即揭開一切都是幕後機構控制的「秘密」;如果編劇只圖過癮,讓觀眾全程享受殺戮的「快感」,則應更偏重以幕後機構的角度敘事。本片故事取乎兩者之間,一開首模擬虐殺片的公式流程,又明示背後有人操控,起初確實帶給我們一點新意,但後來劇情越來越隨意,越來越荒謬,就使人看不下去。事實上,甚麼按恐怖片公式舉行的殺人祭典本來就是極端荒謬的,比喪屍出籠邪靈復活之類恐怖片情節更加荒謬,本片捨棄陳套的荒謬情節,卻以更荒謬更莫名其妙的理由展開殺戮,即使是以戲謔為名,也著實難以接受。我不覺得這樣做有多好玩。恐怖片自有恐怖片的「潛規則」,我們可以在潛規則的限制之內作反思與自嘲,也可顛倒部分規則表現創意(戲謔者如《笑死人凶間》(Shaun of the Dead,dir: Edgar Wright,2004);自嘲者如《奪命狂呼3》(Scream 3,dir: Kevin Williamson,2000)),卻不宜純粹拿「潛規則」開玩笑(除非是胡鬧笑片,如《搞乜鬼奪命雜作》(Scary Movie,dir: Keenen Ivory Wayans,2000)一類,但這些影片的恐怖元素本就不多),又或利用「潛規則」搞恐怖後立即鄙棄不用還自稱破格自鳴得意,最後卻又回歸潛規則巢窞——《屍營旅舍》最後十五分鐘根本就只是鬧劇,謎題基本上都揭破了,未解的謎題也不再吸引,因為觀眾都知道不重要了,事以至此,剩下來不過就是殺殺殺殺殺。可是即使以殺為樂,雖然本片有無數恐怖片魔頭齊齊出場嗜血,恐怖片迷應該感到「興奮」,但整體上仍遠不如《群屍玩過界》(Braindead,dir: Peter Jackson,1992)般搞鬼癲喪。換句話說,本片的思想性、娛樂性、破格度,都在最後十五分鐘被自己破壞殆盡,偏生不少觀眾覺得結局很妙,真正莫名其妙﹗
        現在不少觀眾都奉本片為新一代邪典代表(cult classics),然而它恐怖不夠恐怖,搞笑不夠搞笑,血腥不夠血腥,實在令人失望。本片不少情節借《屍變》(The Evil Dead,dir: Sam Raimi,1981)開玩笑,其實「鬼玩人」系列本來就大有顛覆恐怖片常規的意味,這部失敗的《屍營旅舍》只顯得《屍變》更破格更經典而已。本片拍成於 2009 年,後來想製成 3D,幾經波折擱置了,現在才敢推出公映,也可顯出片商本就對此未必有多少信心。「雷神」基斯咸士禾夫(Chris Hemsworth)在本片無甚突出表現,倒是薛歌妮葦花(Sigourney Weaver)的客串更教人驚喜。當然,暫時還是默默無名的女主角姬絲頓干露妮(Kristen Connolly)性感可愛,也許才是本片最重要的發現。另,我買票入場時,才知道這是部三級片,進場後竟發現鄰座的是我任教的學校的男學生﹗他現在還在念中五,不過已經十八歲了,這不是甚麼傷風敗俗的影片,又不是色情淫穢片,也不能訓示甚麼吧,縱使情景確是令人尷尬的。完場後簡單交流了一會,他也覺得這部戲很不濟,哈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