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3日 星期四

緊湊流暢,型格過癮,可惜未透達原著親政府立場——《鐵甲奇俠》(Iron Man)

《鐵甲奇俠》(Iron Man,dir: Jon Favreau,2008)
 (原稿寫於 2008 年 5 月 7 日)
 
  一.《鐵甲奇俠》確實不錯,但真的很好看嗎?倒也不然,可是它穩打穩紮,佈局平均,沒有亂拍一通。Tony Stark(Robert Downey Jr.飾)落難中東 → 逃出生天 → 沉痛反思 → 研製無敵戰甲 → 行俠仗義 → 與俏秘書(Gwyneth Paltrow 飾)互生情愫 → 遭奸人陷害 → 絕地反擊儆惡懲奸 → 大獲全勝美人傾心——故事確很公式,只看十五分鐘,誰也能想到後續發展,甚至 Jeff Bridges 一出場已知道他是什麼角色,可是導演 Jon Favreau 拍得頗緊湊流暢,而且起承轉合工整平衡,沒有偏重文戲或打戲,可謂面面俱圓。在這點上,《鐵甲奇俠》勝過想言情而無感情的《超人︰強戰回歸》(Superman Returns,dir: Bryan Singer,2006),勝過欲言志而失理智的《蜘蛛俠3》(Spider-Man 3,dir: Sam Raimi,2007),勝過有義理而沒條理的《變種特攻︰兩極爭霸》(X-Men: The Last Stand,dir: Brett Ratner,2006),勝過空有特技而沒有演技的《神奇四俠之銀魔現身》(Fantastic Four: Rise of the Silver Surfer,dir: Tim Story,2007),甚至勝過有型格而欠風格的《蝙蝠俠︰俠影之謎》(Batman Begins,dir: Christopher Nolan,2005)(說真的,我從不覺得《俠影之謎》如何優秀,導演基斯杜化路蘭雖已著力刻劃蝙蝠俠心理的陰暗面,可惜仍然很表面。添布頓塑造的黑暗世界,雖然荒誕,人情味可更豐富,導技呢)。近年間,就只輸森雷美(Sam Raimi)首兩集堪稱佳構的《蜘蛛俠》(2002, 2004),《鐵甲奇俠》是值得一讚再讚的。

  二.Gwyneth Paltrow 殘了,但氣質依然,雖然論青春甜美連片中的莉 Leslie Bibb 也比不上,但無論如何比貌醜如豬(主觀之見)的 Kirsten Dunst 漂亮多了。近年改編美國漫畫的電影中,女角如 Katie Holmes、Famke Janssen、Kate Bosworth 等皆漂亮而不起眼,Jessica Alba 則太性感誘人,男觀眾雙眼發光、魂飛魄散,對她飾演的角色本身未必留有多大印象。Gwyneth Paltrow 飾演的 Virginia 'Pepper' Potts 在《鐵甲奇俠》固是重要角色,但名氣不算太大,不像 Lois Lane 般廣為人知;Gwyneth Paltrow 沒有包袱,發揮自然較大。事實上 Robert Downey Jr.和 Gwyneth Paltrow 的對手戲正是本片最可觀的部分,影評人馮家明便說兩人「猶如 screwball comedy 的歡喜冤家關係、連硃炮發式風趣對白,令我愛死了這兩個角色」。電影中兩人兩度含情脈脈,導演卻沒有濫俗地要他倆「親個嘴兒」,更得觀眾歡心,更令人期待兩人在下集的發展(雖然在漫畫中是另一回事)。

  三.有論者認為電影太大美國主義,可是這才是《鐵甲奇俠》故事最有趣的地方。大美國主義固然可憎,但有時候明刀明槍的大美國主義,不無可愛、可笑之處,也值得人們思考和討論。自古英雄必愛國,但愛國不一定親政府(親政府也不一定愛國);不少美國漫畫英雄雖然愛國愛民,但大多特立獨行,拒絕政府約束(美國漫畫英雄的故事基調,遠可追溯至希臘悲劇,這些英雄因為種種原因(例如基因突變),既難融入大眾生活,也不得平民認同,又因各有性格缺憾和感情傷痕,於是變得孤高怪僻,遊離於社會和政府之外,不願與當權者妥協),Ironman 卻「相對」親政府,甚至出任過國防部的防衛廳廳長,與其他英雄朋友決裂。若不論原著故事,近年的美國漫畫英雄電影中,立場較「親政府」的,也只有《神奇四俠》而已,鮮有像《鐵甲奇俠》光明正大與政府合作的(在現實世界,Marvel 電影製作組也特別向美國國防部申請官方批准借員,後者更開放位於加州的空軍基地,並提供各式最尖端美軍的空中軍事單位讓片商拍攝)。因此 Ironman 的精神世界和政治理想,比之許多少年漫畫英雄,實在更具研究價值。

  在此不妨略花篇幅介紹《鐵甲奇俠》的漫畫故事。Tony Stark 成為 Ironman 的經過,電影和漫畫相差不遠,可是在原著故事中,Tony Stark 落難的地方本為越南(1963年,911 後改為在海灣戰爭受重創),主要對手也是來自蘇聯等共產國家,更有一名為 Mandarin 的宿敵﹗現在電影寫 Tony 落難阿富汗,也算得上緊貼「時勢」、政治「正確」了。因為心臟的毛病,Tony Stark 有隨時死亡的危險,故此他長期生活在壓力中,對別人也極不信任,風流行徑和酗酒習慣是英雄身份的掩飾,也是他消除壓力的方法。Tony Stark 是 Avengers 的創會成員,一直將發明用於正途,可是後來發現 S.H.I.E.L.D.(電影中名為  Strategic Homeland Intervention, Enforcement, and Logistics Division)暗地收購 Stark Industries 的股份以確保他繼續效力,又發生 Ironman 盔甲被惡黨偷去作奸犯科的事件,不信任別人的他越來越相信「正義」來自「主導權」,只有「控制」才有「秩序」的想法。經過無數事件後,Tony Stark 公開自己 Ironman 的身份,雖然這令他的盔甲專利權失效,但他成功出任國防部的防衛廳廳長,繼續爭取更多政治和權力。

  到了 2006 年,Civil War 的故事更將 Ironman 的權力推向高峰。事緣有電視台為了提昇收視率,推出了一場超能人真人Show,拍攝年輕超人類團體 New Warriors 前去圍捕脫逃的超能罪犯。在混戰中被追捕的罪犯自爆,殺害了不少無辜百姓,死傷超過八百人以上,更令許多小學生死亡。這事件被稱為 Stamford 事件,引起了平民大眾對超能者的不信任與憤怒,美國國會因此提出「超能英雄註冊法案」,要求所有的超能人或超能科技武器持有者,必須向政府註冊他們的真實身份並接受政府的訓練與監控。法案一出,即引起了超能人社會的內鬨與爭執,當中 Ironman 屬擁法派,Captain America 屬反對派,前者認為只有這個法案能挽回普羅大眾對超能英雄的信任,後者則批評法案違反自由人權與自由意志,而且超能人的秘密身份被洩露後將會引發更大危機。這兩派因此打得天翻地覆,雙方本應勢均力敵,但本身是天才科學家兼跨國企業總裁的 Ironman 無疑較有政治智慧和領導能力(不單 Fantastic Four 的 Mr.Fantastic 站在他的一方,連 Spiderman 也率先公開自己 Peter Parker 的身份),結果超能英雄註冊法通過表決,Captain America 一派立時變成不守法的通緝犯,只得轉入地下行動繼續行俠仗義,並面對 S.H.I.E.L.D.與 Ironman 一派的圍捕。Ironman 成為 S.H.I.E.L.D.的最高負責人,可是也因此失去一批長年好友,包括後來被殺的 Captain America(後來的 World War Hulk 故事更精彩,但留待《The Incredible Hulk》上畫時再談吧),身心都受到極大痛苦。本片篇幅所限,無法談及(市商也不想講得太複雜,影響票房),希望後來 Marvel 的 Crossover 電影會將 Civil War 故事搬上銀幕吧。總言之,《鐵甲奇俠》的故事,絕非一般正邪大戰般簡單,觀眾宜回家深思,自行探討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