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4日 星期三

逃不出的黑幕樊籠,甘自縛的感情枷鎖——《現代人》

  看過松竹名匠渋谷實創作後期的喜劇作品《白蘿蔔與紅蘿蔔》(The Radish and the Carrot,1965),這次選看的是他全盛時期的名作《現代人》(Modern People,1953)。渋谷實是個戲路甚廣的導演,風格不強烈,未必部部一流,但技巧圓熟,在當時名聲甚響;《現代人》是他最有名最嚴肅的作品,曾參展康城電影節挑戰最佳電影獎(當時未設金棕櫚大獎),也榮獲日本每日電影獎(Mainichi Film Concours)最佳導演,是其演藝生涯的巔峰吧︰

  荻野守利(山村聰飾)是國土省建造局管理課課長,為供養病重妻子,養家活女,又敵不過岩光土木工業社長的威逼利誘,遂長期收受賄款,助其中標。適逢拍擋離職,荻野本欲與岩光斷絕關係,並撮合新上任的年輕同事小田切徹(池部良飾)與女兒阿泉(小林トシ子飾)的婚事。小田切徹是個精明幹練的可畏後生,雖然出身寒微,然頗有抱負,不久即發現未來岳父的不法行徑,未遭岩光利誘同謀。原來岩光(多多良純飾)一直以荻野癡戀的酒吧女主人品子(山田五十鈴飾)為餌誘使荻野就範,小田切徹發現後,為使荻野擺脫品子,讓阿泉重享幸福家庭,竟主動參與貪污,並以財色強搶品子,務求令荻野遠離岩光,即使遭荻野父女白眼,也在所不惜。本來計劃一切順利,就在他走最後一步,宣佈與岩光決裂時,竟錯手將岩光殺死……
《現代人》的劇本如果落在同期的荷里活導演手中,一定會拍成一部黑色電影(Film Noir)︰一個精明、陽剛、慾望強烈的男主角,闖進拜金森林,欲以個人之力對抗這個崇尚權力,並可借助制度漏洞上位的(戰後一切急速發展但法律教育醫療等都極不完善的)現代社會,最終發現自己只屬黑暗體制的可換小齒輪,無法不去屈從,病態地沉淪過後,終於決定玉石俱焚,以犧牲堅持自己的理想,發出最後的呼號——這是典型的黑色電影故事,何況《現代人》還有蛇蠍美人山田五十鈴(她憑本片獲得日本藍絲帶獎與每日電影獎的最佳女主角頭銜,在片中的表現非常老辣)、明暗反差極大的鏡頭、一首一尾男主角批判時事吐露內心的旁白、醉酒、色慾、殺人,這些元素,都很黑色。不過渋谷實畢竟是個拍專長庶民劇的導演,《現代人》不太著重刻劃商界中人爾虞我詐或貪污舞弊的手段(如可講其他建築商發現岩光貪污並狀告荻野等人,劇本有這樣的伏線,但沒有發展下去),主要篇幅在於描述荻野與阿徹一家人的關係,並處處以對比手法,強調現世並非全然黑暗,一切講求反諸本心(阿泉自始至終都堅守自己的理想,即使深愛阿徹,原諒他這個人,終究不值他的行為;荻野的老同事也能堅決辭職,寧願捱窮也不願再錯下去),相反,荻野與阿徹一老一少,雖然本性不壞,也各有苦衷,但信念不夠徹底,小錯就變成大錯,不良制度就是這樣傳承的。
  《現代人》實在是拍得不差的,但劇情愈演愈怪,像阿徹為使品子棄纏未來岳父(阿泉知道父親有情婦後傷心不已),竟同意以財色養之,這段莫名其妙的「四角關係」未免太過荒誕奇怪,雖然阿徹強姦品子這場戲確實劇力非常(嚴格來說也不算強姦,只是霸王硬上弓,像品子這種風塵女子,口說不願,手雖反抗,其實也沒有所謂),即使是同期的荷里活電影(如《慾望號街車》(A Streetcar Named Desire,dir: Elia Kazan,1951)),處理色慾也不敢這麼露骨,但我覺得仍屬太過彆扭的劇情設計,睇到都眼冤。當然,這場戲可反映出阿徹以為可控制一切,其實已深陷慾望枷鎖,與岩光等人同樣思維,唯力(財力與武力)是視的心態,也是有點警世意味的。本片結尾荻野認錯自首,阿徹反省徹悟,雖然下場坎坷各有遺憾,但也是應有之報,最後兩人都得到阿泉原諒,雖剩下阿泉獨自過活,但她對未來仍有希望,正代表「現代」不是絕路,人人都要找尋自己的路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