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6日 星期一

We could not be an extra part of this entire beautiful world——《雨果的巴黎奇幻歷險》(Hugo)

發行商總愛以「給電影的情書」為口號宣傳新片,以為這樣影迷就會乖乖入場,其實反而是很危險的,稍有失手,名實不副,宣傳就成僭建,只會淪為恥笑對象,不到十年已遭遺忘。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的新作《雨果的巴黎奇幻歷險》(Hugo,2011)倒是不必再作口號宣傳,一封情信寫得如此真摯,就算是夢裡星光也比不上他的亮白心意呢。
  由手翻書(flip book)到菲林剪接再到 3D 新科技,《雨果》的故事涵蓋了電影的原理與誕生歷程,再以今天的立體技術重現百年前觀眾初接觸電影時的震撼,看史高西斯的作品,往往就像讀電影史。可是他對昔日電影的致敬,並不止於複述電影先驅梅里耶斯(Georges Méliès)的故事。本片中後段借虛構的電影史學家(Michael Stuhlbarg 飾)敘述的梅里耶斯生平,基本上也符合正史,而他也確實因事業不振而轉行在巴黎的火車站賣玩具與糖果,只是世上當然從來沒有雨果這小子,也沒有發生過奇幻歷險的故事,不過電影業界後來重新發現了梅里耶斯也是真的,只是時間稍早於故事發生的日子,然而本片作為改編故事,已算是異常忠於歷史了。
延伸閱讀︰
  一、看馬田史高西斯《雨果》之前必須了解的十部經典電影
  二、10 Classic Films You Must Watch Before Seeing Martin Scorsese's Hugo

  本片有許多模仿及重現經典默片傑作的場面,但即使是不熟悉電影史的觀眾,一樣能看出趣味受其感動。從重組機械小鼠到修理亡父遺留的機械人(automaton)以至後來修復梅里耶斯的電影,本片重視的不只是物質,真正要表達的其實是如何修補缺失的心靈——雨果(Asa Butterfield 飾)小時候便失去父親,到故事最後他學會了怎樣去愛,繼承了父親的衣缽與心志;梅里耶斯(Ben Kingsley 飾)不再封閉自我,重拾信心,因電影而再次贏得觀眾的掌聲;就連那專抓孤兒的麻煩站警(Sacha Baron Cohen 飾),原著中對他著墨甚少,經改編後最終也開放了心靈更抱得美人歸,活像初期默片的幽默愛情小故事。一如小雨果的零件論︰“I'd imagine the whole world was one big machine. Machines never come with any extra parts, you know. They always come with the exact amount they need. So I figured, if the entire world was one big machine, I couldn't be an extra part. I had to be here for some reason. And that means you have to be here for some reason, too.” 世上沒有多餘的人,因此每個人活著皆有其意義,這本身已是一首人性的詩歌,彷彿故事中啟動那機械人的心型鑰匙,啟照著觀眾的心,與影片中提到各部文學經典精神相通。
  必讀文章︰
  一、Kristin Thompson︰HUGO: Scorsese's birthday present to Georges Méliès
  二、J Hoberman︰Hugo and the magic of film trickery

  電影中上發條後即懂得繪畫寫字而且絲毫不差的機械人,其實不是幻想,早在十八世紀中後期已有巧匠能造出來,如瑞士的雅克德羅家族(the Jaquet-Droz family),精細得可自動畫出像梅里耶斯的傳世經典《月球之旅》(A Trip to the Moon,1902)的劇照般複雜的圖畫也絕非奇事。至於電影中雨果的機械人,雖然不如劇情般描述的精巧,但也決非電腦效果,而是實實在在可操作的。縱使本片許多鏡頭都是以電腦繪圖完成,然而在關連人心之處,史高西斯是絕不含糊的。 .

The Automaton - Behind the Scenes︰看看影片中的 automaton 是怎樣製作的吧﹗)

凡屬真正的影迷,看《雨果》是必然深受感動的,因為史高西斯真正道出了「拍電影」與「看電影」的歡愉,二而為一,密不可分。在《雨果》中,「電影」這概念本身終可回復其原初三態示人——Magic(電影的不少技法與靈感俱源自魔術,電影誕生初年的觀眾,看電影的心態也與看魔術無異)、Fantasy(既是創作者的個人夢想也是觀眾的集體幻想)與 Adventure(你願意跑進黑漆漆的戲院與看不清臉孔的陌生人一同接受未知的光影體驗,本身已是一場冒險,更別說其他有關的冒險經歷,例如我永遠記得讀中學時逃學去睇戲的頑皮日子,也永遠記得與某女生靠著看恐怖片時的心跳,那些都是有關電影的冒險啊,至於關於以「冒險」為題材的電影,更是多如繁星,是許多人的至愛了),這是無數所謂「給電影的情書」所做不到的。梅里耶斯在片末對觀眾說道︰“My friends, I address you all tonight as you truly are; wizards, mermaids, travelers, adventurers, magicians... Come and dream with me.”一起做夢。這不就是電影的吸引之處嗎?
VFX︰Hugo︰一段有關《雨果》的 3D 電腦效果的影片 )

  即使只從感官出發評論,本片的 3D 畫面也絕對值得拍掌,像是開場不久鏡頭穿過車站月台的長鏡頭,就將畫面的縱深發揮到極致;3D影象的立體效果,理應是加強畫面的縱深感,而非只是營造物件飛出畫面的假象而已。占士金馬倫(James Cameron)看過本片,佩服得五體投地,表示這是 “the best use of 3D he had seen, including his own films”,自問《阿凡達》(Avatar,2009)都有不如。假如你不喜歡《雨果》,容許我武斷地說,想來你還不夠喜愛電影,又或者電影暫時仍與你稍欠緣份。當然,我其實很膚淺,看《雨果》,即時的感受,就只是期望有朝一日能像小雨果般,帶一個心儀的女生去看《平安是福》(Safety Last!,dir: Fred C. Newmeyer & Sam Taylor,1923),看著她為抓著懸空巨鐘半天吊的夏勞哀(Harold Lloyd)而驚呼,在光影中得到幸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