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9日 星期一

尚維果(Jean Vigo)的尼斯印象——《A Propos de Nice》

  法國導演尚維果(Jean Vigo,1905-1934),是電影史上罕見的天才,雖然只活了 29 年,拍過四部影片,卻是公認最偉大的導演之一。天妒英才,此之謂也。尚維果是法國詩意寫實主義(Poetic Realism)的先驅,畫面美不勝收,內容卻批判著社會的不公;他也愛玩超現實手法,但他心眼充滿童真,與布紐爾(Luis Buñuel)誓要割破觀眾眼眶,鄙視社會禁忌不同。陳志華寫過一篇〈早逝的尚維果〉,簡述了尚維果的人生,是網上為數不多的中語介紹︰

  尚維果的身世亦有一番故事。他的父親 Miguel Almereyda 是一位著名的法國無政府主義者,名字中的 Almereyda,是由一句粗話 “there’s shit”(y a la merde)的法文字母重新組合而成。他有份創辦了一份激進周報 “La Guerre Sociale”(1906-1913,直譯是“The Social War”)以及一份左翼日報 “Le Bonnet Rouge”(1913-1917,意即 “The Red Cap of Liberty”,指的是於法國大革命時期開始成為自由與共和象徵的紅色圓錐形帽子),卻由於其政治傾向,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被指接受敵方捐助,遭法國政府以叛國罪名拘捕,一星期後更被發現離奇地在獄中上吊身亡。很多人都相信這是一宗政治暗殺事件。尚維果的母親 Emily Cléro,亦是他父親的戰友,因為此事,決定把兒子交由親友照顧。及後為了隱藏身份,尚維果化名為 Jean Sales,被送到寄宿學校去。直到他進入索邦大學唸書的時候,才恢復本來的名字。

  尚維果自幼體弱多病,他的童年與少年時代就在疾病以及父親被捕與猝死的陰影中度過。在他 21 歲那年,經過醫生診斷,證實染上了肺結核,於是被送往 Font-Romeu 的療養院接受治療。他在那裡跟另一名病人 Lydou(全名 Elisabeth Losinska)邂逅。她是一名波蘭實業家的女兒。尚維果和 Lydou 出院後就到了尼斯定居,於翌年結婚,並且生了一名女兒。其時他在尼斯的 Franco film studio 裡找到工作,對電影產生了興趣。他從外父處得到一筆金錢,於是就用來買了一部二手攝影機,開始實踐拍攝電影的夢想。

 
  1929 年,他在巴黎認識了俄國裔的攝影師 Boris Kaufman。Boris Kaufman 正是蘇聯「電影眼睛派」(Kino-Eye)創始人維多夫(Dziga Vertov,原名 Denis Kaufman)的弟弟。那一年維多夫拍成了他最著名的作品《持攝像機的人》(Man with a Movie Camera),而尚維果就夥拍 Boris Kaufman 拍了他的第一部實驗短片《關於尼斯》(A Propos de Nice)。

  《尼斯印象》(A Propos de Nice,1929)是很有趣的實驗短片。全片只有二十三分鐘,但對尼斯的描寫非常全面,不單紀錄了尼斯表面的繁華盛況,也帶出了街頭巷尾的貧民生活,熱鬧而幽默,諷刺貧富懸殊卻不一味批判,技法上又有許多新鮮有趣之處,比起各地旅發局只拍歌舞昇平的宣傳短片,不知高出多少倍。拉素寫過一篇很詳細的評論,各位可以參考。我想補充一點︰若從拍攝的角度而論,《尼斯印象》大概可分為三個章節,第一節較多鳥瞰影像,主要拍的是尼斯的度假地點與嘉年華會盛況;第二節移到街頭巷尾,展現了尼斯貧富懸殊的一面;第三節開始拿上流社會開玩笑,常以仰角拍攝嘉年華會的狂歡,大概是想從貧民視角出發,表現嘉年華會的奢華與墮落吧。膚淺之見,未必對也。
陳志華︰片長廿多分鐘的《關於尼斯》以鳥瞰尼斯的影像開始,以焚化爐煙囪冒出的白煙來結束。影片以類似《持攝像機的人》的拍攝方式,以攝影機的鏡頭去紀錄尼斯的度假地點與嘉年華會盛況,帶著極度批判的目光來凝視這個小城的貧富懸殊,以蒙太奇手法諷刺上流社會的奢華與墮落,譬如將度假者的片斷,接到淺灘上的大鱷,又或者把嘉年華會的狂歡,接上墓園的空鏡等。

KingNet1929 年的影片《A Propos de Nice》。這部片利用隱藏攝影機來拍攝,人物表現自然毫不做作。偉戈亦不相信慢工出細活,亦不使用劇本,並且大膽地在戶外進行拍攝工作,使用手持攝影機,就地取材、隨時捕捉現場光影,改變對白以適應當時狀況,這在當時而言是極大的嘗試。這部影片是部非常自我,無政府主義的電影。偉戈將尼斯的賭場敘述成一個「墮落之城」,1930 年五月在巴黎首映。

拉素︰「呢套電影用左好多角度去拍攝,由一開場o既鳥瞰整合城市,到有一個係嘉年華會o既鏡頭好明顯係 set 左係一個坑渠之下,打開左蓋,拍番上去,見出導演用盡所有方法拍攝尼斯o既景況,亦令到觀眾多幾個角度去睇整件事。導演除左之前所講之外,仲用上 juxtapose shot 去玩弄所拍o既人,有一位女仕係海灘之上擺 pose 地坐著,不同o既衣服係佢身上穿著,而其中一件係比堅尼,你以為咁樣就變完?下一秒女仕就赤條條地坐著,呢都咪話,真係好出乎意料,在批判著那些人擁有數不完o既衣服之外仲同觀眾開左一個小玩笑,導演真係好厲害,除左係技術之上,創意同思維上都係,係技術之上,宜家o既電影技術當然已經發展得好厲害,但就正正缺乏一些 innovative o既導演。除左呢位女仕,導演都有對一名晒住太陽o既男仕搞搞震,正當佢晒緊太陽,晒晒下成塊面都變成如黑灰一般,導演經常在片中開玩笑,其憂默感真係唔少野,係套戲中將那些中上階層o既人擺係一個荒謬o既位置,令到電影唔駛哭哭啼啼講到低下階層有幾慘去討觀眾o既同情心,真係奇著之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