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7日 星期一

略談第 84 屆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

(看頒獎結果雖然一肚火,但看頒獎嘉賓就心都甜啦)

  第 84 屆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已圓滿結束,得獎名單相信大家都知道了,此處也不必複述。今早難得放假,但我沒有爬起床看直播,不是不關心賽果,而是賽果早在意料之中,滿肚鬱悶,不忍去看。今屆爭奪最佳電影的九部作品,我雖然還未看全,但不必全看,也能看出《生命樹》(The Tree of Life,dir: Terrence Malick,2011)與《雨果的巴黎奇幻歷險》(Hugo,dir: Martin Scorsese,2011)之超凡脫俗,明顯高於群雄,但最終贏的卻是《星光夢裡人》(The Artist,dir: Michel Hazanavicius,2011),實在教人無奈。我在 Facebook 已簡略談過《星光夢裡人》的毛病,尚要花點時間整理成完整文章,但有一點是很明顯的,就是這部戲號稱向昔日電影致敬,可是雖然拍成了黑白默片,但那只是噱頭,實無尊敬欣賞之意,既表現不出默片藝術的特點與妙處,而且反覆暗示「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將默片到有聲片的過渡視為落伍到新潮的發展,一般觀眾不察,反而會加深了默片是粗糙笨拙的誤解,頂多會暗嘆昔日星光不再,卻不會由此發展出看默片的興趣。換句話說,《星光夢裡人》拍的是 movie business 的轉變,而不是將古今電影視為形式不同而價值對等的 art forms 般看待,內涵是很空洞的,本質只是個很簡單很平庸的愛情故事,可是竟能兼奪最佳導演和最佳男主角,就真係睇到人發火了。為了照顧大眾的口味,判《生命樹》死刑,雖不可原諒卻仍可理解,《雨果的巴黎奇幻歷險》落敗就真的無話可說了;退一萬步來說,《星光夢裡人》其實不差,相信它確實感動了無數觀眾,無疑有條件贏最佳電影,但以導演的眼界與技法而論,最佳寶座絕對不可能不屬於馬田史高西斯或泰倫斯馬力這兩位大師中的大師。至於最佳男主角尚杜加丹(Jean Dujardin)的演繹,也絕對不可能勝過《繼承大丈夫》(The Descendants,dir: Alexander Payne,2011)中舉重若輕的佐治古尼(George Clonney)吧。近十年奧斯卡雖然時有爭議,但從沒見到這樣荒謬的賽果的。第 78 屆奧斯卡大家都為《斷背山》(Brokeback Mountain,dir: 李安,2005)敗走最佳電影感到可惜,但當年其餘的奪標份子都顯然沒今年這幾部優秀。唉,電影業果然是一場星光夢,時也命也強求不了那麼多,不過將來歷史定會有公正評價的﹗新一屆影展已經開鑼,各位繼續努力﹗

Legendary Lip Prints of Rita Hayworth﹗I love it﹗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