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8日 星期三

Perhaps the keenest crime film that ever came from France——《悍匪大決戰》(Rififi)

  《悍匪大決戰》(Rififi,1955)是「黑色電影」(Film Noir)中的經典,祖爾達辛(Jules Dassin)導演,他憑此片獲得當年康城影展的最佳導演獎。達辛本是美國人,但他在五十年代初因被指是共產黨黨員,列入了「荷里活黑名單」中,不得不轉往法國發展,然而他的電影成就卻是到了法國後才達頂峰。雖然達辛是美國人,但此片在法國拍攝,全用法語對白,典型歐陸風味,敘事手法破格,極有個人風格,和一般荷里活電影大不相同,是以此片往往被歸類為 French Noir,不是沒有道理的。南宋詩人楊萬里說過︰「江西宗派詩者,詩江西也,人非皆江西也。」這道理移到任何藝術創作,同樣成立;一個看慣拍慣荷里活電影的導演一樣可拍出極高水平的 French Noir。不過「黑色電影」其實不能以「流派」或「類型」目之,警匪片、西部片或喜劇片皆可拍成「黑色電影」,像保羅舒路達(Paul Schrader)所說︰“Film noir is not a genre....It is not defined, as are the western and gangster genres, by conventions of setting and conflict, but rather by the more subtle qualities of tone and mood. It is a film "noir", as opposed to the possible variants of film gray and off white.”這句 It is a film“noir”頗有點「詩『江西』也」的味道。「黑色電影」往往以城市黑暗面為背景,描寫犯罪與墮落世界的電影,其主要特色是場面給人以昏暗陰森、前途無望的感覺,古怪的打燈方式與畫面陰影造成來傳達宿命無望的情緒,男主角多是道德上的雙重人格,充滿失意與孤獨,結局往往是在死亡中找歸宿,女主角則多是「紅顏禍水」兼「紅顏薄命」的類型﹝femme fatales﹞。這類電影的出現,與四五十年代美國的政治風氣和社會文化有關,此處不詳講了,資料在網上不難找到。
        說回電影本身。“Rififi” 是法國俚語,揉雜了「暴力、衝突、矛盾、麻煩」等等意思。故事講黑道人物托尼剛剛出獄,但已鉛華盡洗,昔日的愛人也背叛了他,轉向別人懷抱。一無所有的他找舊愛「算帳」,舊愛即使被他虐打,也無動於中,堅決各走各路。受舊愛刺激的他(雖然他虐打舊愛後聲稱自己終於 “become a man again”),決定跟幾個伙伴行劫珠寶金行。經過嚴謹而周密的部署,計劃成功,珠寶順利得手。可是珠寶尚未脫手,卻惹來對頭﹝舊愛的新歡﹞覤覦,殺了他們兩個伙伴,更捉了他們其中一員的愛兒,威脅他們交出珠寶。最後托尼成功救回了小孩,卻不幸地吃了子彈……
       此片最受傳頌的一段,是長達三十分鐘沒有對白、沒有配樂的偷盜場面,只見四人冷峻的神情、專業的手法、集中的眼神、無聲的分工、純熟的默契、緊張中不失冷靜的機智、小心翼翼不容有錯的態度,實在太精彩,太緊湊了﹗可謂天衣無縫、張力十足﹗據說墨西哥曾禁映此片,因為電影上畫時出現了多宗手法與片中相近的案件﹗不靠聲響,只靠場面調度來營造出無比的實感和緊張的氣氛,當真高手手段。此片名為《男人的爭鬥》,卻沒有飛車追逐、鎗擊駁火的場面,連口角對罵、肉身搏鬥也「點到即止」,皆因重點不在於托尼四人與對頭的爭鬥(當然也與極低的成本有關),而是四人各自內心的爭鬥︰愛人背叛自己,你會怎辦?被對頭用鎗指著頭顱,逼你供出同伴行蹤,你會就範嗎?愛兒和金錢,你會怎樣取捨?交贖款,愛兒未必能活;絕地反擊,也不見得有十成把握,你會怎樣決定?陽剛﹝男主角太酷了,臉上皮肉不跳,也不擠眉弄眼,純以複雜的眼神演戲﹞而浪漫(歌廳中女歌手演唱 Rififi 配上皮影戲點題),緊湊而悲涼,不愧是黑色電影的經典。

原文寫於 2007 年 5 月 30 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