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6日 星期四

我的愛如一艘輕舟,前往空中的大海——《紅花坂上的海》


 若說 2011 年是香港族群意識覺醒的一年,觀乎近月港人不憤被歧視被侮辱而齊聲抗議的言行,也許是不無道理的,不過這到底會發展出健康的本土公民意識,還是敵意的排外仇外情緒,則似乎時日尚早,難以定論。當然我們不希望往悲劇結局走,但事實上有關的公眾論述仍是不太足夠,難以導民以正。網民的熱烈討論,學界的精闢文章,終究還是不及文學、電影與音樂來得入心。只就電影而論,看看台灣上年的成績,就知道香港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無論是沉重的《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dir: 魏德聖,2011)還是青春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dir: 九把刀,2011),這些電影有意無意間都在重溫過去的歲月,但那不是沉溺的劃地自限,而是希望透過重塑自身的文化與歷史,尋回自我,重拾自尊,向未來邁步。近年台灣影業有復甦跡象,是與寶島的本土意識密不可分的。香港不是沒有同類的嘗試,但像《歲月神偷》(Echoes Of The Rainbow,dir: 羅啟銳,2010)一類貨色,也就無謂多提了。若要虛心學習,除了台灣的作品,最近日本吉卜力工作室(Studio Ghibli)的新作《紅花坂上的海》(From up on Poppy Hill,dir: 宮崎吾朗,2011)也是非常值得參考的︰
  高中女生松崎海(長澤雅美聲演),因為乘船出海的父親去向不明,每天都在橫濱港口的山上升起航海訊號旗,盼望引領父親的船回航。另一方面,阿海母親因工作關係,總是四處奔波,家裡只剩下她與祖母(竹下景子聲演)、妹妹松崎空、還有弟弟松崎陸四個人住在一起;松崎海因而要肩負起照顧家人的重任。在學校,古老殘舊但富有歷史價值的社團大樓「拉丁樓」(Quartier Latin)將被清拆,新聞社長風間俊(岡田准一聲演)與學生會長水沼史郎(風間俊介聲演)為了保衛大樓,發起學校運動與校方角力。松崎海參與其中,並與阿俊展開了微妙的感情,後來卻發現兩人原來有血緣關係……
影片中常在播放六十年代的名曲——坂本九的《昂首向前走》

我不算是宮崎駿的影迷,也沒看過其子宮崎吾朗之前的作品,但這部父親編劇兒子導演的新作,我是十分喜歡的。本片簡單直接,青春浪漫,故事以六十年代為背景,當中的中學生純情率真,一段戀情自然可愛,男女雙方都從容大方,既不羞於表露感情,也懂得顧全大局,不困於兒女私情,不像這世代的青春愛情片般一味毛躁胡鬧,令人感動。畢竟出生於五六十年代的艱苦家庭,女的單親,男的親生父母雙亡,但他們都沒有怨言,深知要活下去,就要默默耕耘,好好讀書,身心俱正,就像影片中人們最喜歡的流行曲《昂首向前走》(上を向いて歩こう,坂本九主唱)的歌詞般,才能踏出新天,個人的感情得失,自不是最重要的事。這是今天我們喪失了的美好性格了。須知那是東京奧運會的前夕,經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與南北韓戰爭後,日本成為了美國的後勤基地,自衛隊成立了,經濟發展極端迅速,重建民族尊嚴的各種呼聲也紛紛響起。東京奧運會正是向全世界展示國力的舞台,舉國全力建設,不願失手人前,但同時五十年代末發生了因《美日安保條約》觸發的「安保鬥爭」,六十年代末更有「三里塚鬥爭事件」與「東大安田講堂事件」,這些都是極著名的社會運動,人們要的不單是經濟發達,也希望維護各種民主權利,不欲受強權侵犯。對外不屈膝,對內不偏執,一個民族的尊嚴才能健康成長。
本片主題曲——手嶌葵主唱的《道別的夏天~來自紅花坂~》

《紅花坂上的海》中的學生自發舉行保育校舍運動,幾個主角齊心合力,一呼百應,嘻嘻哈哈便安然渡過清拆危機,這在現實世界大抵是不可能的,正如上述的社運鬥爭最後也是流血收場,但本片不是歷史實錄(儘管這是吉卜力少有地以真實的歷史與城市景觀作敘事背景的影片),向新一代傳達美好的願望,乃是吉卜力的精神,因此影片中的學生雖說「如果我們不保留舊有的建築,就等於刪除我們的過去」,又說「假如凡是舊的就要換掉,最先要換掉就是你們的腦袋」,但其實宮崎駿父子絕非頑固守舊,因此學生們要把舊樓翻新,與時代並進,像時刻忙碌的阿海般,永不停步,昂首向前走。事實上,本片製作期間日本發生了九級大地震,電力有限供應,大大影響製作進度,吉卜力製作人鈴木敏夫本來打算暫時停工,但宮崎駿堅決反對,強調影片必須如期上畫,希望以動畫激勵人心,帶出逆境自強的信息。本片在日本大收旺場,橫濱市政府也借此機會向全國宣傳自身作為港口城市的歷史,攜手發揚電影的價值,可見吉卜力的努力沒有白費,堪為港人借鑒。
  其實香港人對這一套應當不陌生的,我們在許多粵語長片都能看到類似的故事,呼籲人們傳承文化,團結合作,堅持到底,可惜今天已很少這樣的電影。即使只談本片的愛情故事,中段男女主角發現對方竟可能是兄妹,這樣的感情糾葛,也很有粵語長片的味道,但宮崎駿這故事處理得相當輕鬆淡然,沒有哭哭啼啼拖拖拉拉,有緣天注定,無緣莫強求,看到此處,我近日莫名其妙冒起的妒意與鬱悶都消除了,好電影果然是心靈雞湯。雖然影片最後還是挺老土的大團圓結局,但我仍然覺得宮崎駿已寫得不簡單了。宮崎吾朗前作《地海傳說》(Tales from Earthsea,2006)飽受批評,這次他拿著父親這個劇本,將個人事業與尊嚴都押注其上,掏盡心力,成果真沒令人失望,雖然略嫌他太借助配樂渲染劇情,整體還是非常簡潔的,而縱使我們不是日本人,也非活在六十年代,但看導演細心呈現的生活細節與時代印記,無論是花草樹木還是昔日建築,都很細膩豐富,幾不遜父親的作品呢。相信假以時日,宮崎吾朗是能夠承傳父親衣砵,不負大師威名的吧﹗最後值得一提的是本片不少可敬的角色大多都是女性,雖然她們出場次數不多,這也是宮崎駿故事的特色了。女主角阿海秉承了不少日本傳統女性的美德,而她留學美國的媽媽與同居的醫師北斗都是既前衛又有志氣的女性(原著中北斗本為男性,電影刻意改成女的);阿俊的養母雖然沒正式出場,但堅持養大出生不久即喪母的阿俊,含辛茹苦教出一個有志氣的青年,也是個可敬的角色。純以個人喜歡程度而論,在 2011 年上畫的電影之中,這部《紅花坂上的海》暫可排得上我心目中數二數三的位置呢﹗
  這是日本 NHK 電視台拍攝的紀錄片《父與子的 300 日戰爭 宮崎駿 X 宮崎吾朗》(附繁中字幕,請點擊連結,因為影片已停止嵌入)。喜歡本片的朋友,必不可錯過這個特輯,當中不單可看到本片的製作秘辛,對影片更有體會,更可了解宮崎駿父子的關係。原來宮崎駿一直反對兒子入行,認為兒子不適合這個行業;兒子入行後,他不單不甚理睬,工作上更是要求苛刻,其實他嚴中有愛,自始至終在背後默默支持,兒子面對創作難關,他暗作提點,卻說「我沒打算介入,只是讓他們利用一下我的智慧」。宮崎吾朗明白父親的心意,也傳承了父親的堅持,謂「我覺得男人只有不斷的戰鬥,才能算是活在自己的人生」,終於成功拍出了這部動人的作品。這就是大師的風範與傳承。這部紀錄片甚至比電影更精彩啊﹗
  延伸閱讀︰
  庫斯克〈紅花坂上的海 - 學運的那些年
  方欣浩〈留住港口的往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