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3日 星期六

觀影小記︰《星空》(Starry Starry Night)

《星空》(Starry Starry Night,dir: 林書宇,2011)
Horace's Rating︰6/10

  文學、繪畫與電影雖有相通之處,畢竟是不同的藝術媒介,難以直接互作轉換,例如一個簡單的比喻句「她的臉紅得像個大蘋果」,電影已很難表達出來了,倘若硬作轉換,如將一幅少女大特寫溶接到大蘋果畫面,那只會淪為一場滑稽戲,只會令人發笑。同樣道理,幾米的繪本雖然動人,但要拍成電影,沒有豐富的故事與純熟的導技,也是一定不會好看的。林書宇編劇兼導演的《星空》(Starry Starry Night,2011)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故事是如此單薄,對白又那麼蒼白,敘事生硬拼湊,彷彿就像普通中學生創作的話劇,雖然勉強勾勒出人物的性格與心理背景,但既欠深度也無發展,像庾澄慶與劉若英演的離異夫婦,就非常拘謹且全無火花,全片都只是同一副模樣,至於他們情變的原因,一如曾江飾演的爺爺與孫女徐嬌過去的快樂生活,觀眾都只能約略摸到邊兒,細節是完全欠奉的。父母與爺爺的兩條線寫不好,失去行事動機與心理對襯,兩個小孩的主線就顯得薄弱了,結果徐嬌與林暉閔的眼神都空洞無物,卻整部戲都要充成熟裝落寞,他倆演得辛苦,觀眾也看得無奈。《星空》的重點戲就在於那片美麗的「星空」,然而林書宇帶不出爺孫之間感情深厚之由,也沒敘述過他倆的過去,就不能明白徐嬌為何念茲在茲的是那片星空而不是其他東西了。又例如影片中段劉若英與徐嬌模仿法國電影大師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不法之徒》(Band of Outsiders,1964)著名的舞蹈場面,導演既想以此勾起影迷的光影記憶,又要以此暗示劉若英不快的異地婚外情(又或是回憶起年輕時與丈夫在法國的美麗回憶),但沒有厚實的故事基礎,劉若英臉上的情感就非常空洞,這次模仿大師顯然是生搬硬套,何況會入場看本片的主要觀眾群又不見得都知道誰是高達,這場戲就變得太矯揉造作了。

高達《不法之徒》的經典舞蹈場面(節錄)︰

林書宇另一個處理不當的地方,是他在影片數處插入繪本式童真奇幻畫面,意念都源自幾米的原作,然而只得其形不得其神,頗有點不倫不類的感覺。一般電影如要插入這類童幻畫面,主要有兩類做法,一種是強調那是主角腦海的想像,幻想是幻想,現實是現實,並以內心獨白等方式加以區分,另一種是磨去幻想與現實的分界,兩者在故事中都是真實存在的,互為影響兼同時推動劇情發展。還有一種,則是純作過場或過癮之用,感覺較像 MV,不佔重要位置的。觀乎《星空》的處理,林書宇大概是採用第一種形式,但他並沒有強調這是兩位年輕人的想像,然而又未能做到第二種形式般有機而自然,看起來近乎過場,就實在太可惜了。我不懂技術操作,但本片選用的鏡頭與美術設計都怪怪的,特別是主角住所,我猜是導演是想刻意營造一種美觀但空洞的感覺,然而看起來只覺甚怪,但願這只是我的幻覺吧。不過更重要的,是導演一旦加插了卡通畫面,電影中理應最美麗最天然的「星空」畫面就變得不甚真實,不是說導演拍得不真實,而是他未能突出那片星空之美,就被影片其他人工的畫面搶了戲,達不到應有的效果了。因此對我來說,《星空》實在是一次不甚理想的改編,最賞心悅目的,就只有最後徐嬌長大後變成桂綸鎂的一幕,還有片末以五月天的主題曲配幾米原繪本的終幕畫面而已——桂小姐依然秀氣,五月天的歌也確實是好歌。不過,香港已很久不見這類題材的電影了,台片復興,購票入場支持也是無妨的。

本片香港版預告︰




五月天《星空》(網上自製錄像,配上了幾米繪本,與電影終幕的畫面極為接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