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4日 星期日

你的自由,不過一種是幻影而已﹗——《自由的幻影》(The Phantom of Liberty)


  《自由的幻影》(The Phantom of Liberty,1972)的片名源於《銀河》(The Milky Way,1969)的對白︰「你的自由只是一種幻影而已。」布紐爾(Luis Buñuel)用這片名向馬克思致敬。馬克思曾說︰「有幽靈正纏擾歐洲。」此幽靈就是共產主義。故事分成不同段落,互不關連但互相呼應,透過不同抵死處境詮釋自由︰有人在街頭兜售巴黎明信片卻被以為是色情照片;有「失蹤」少女幫警察找尋自己;一群修士以宗教獎章為籌碼玩撲克;事事荒謬絕倫,但引人反思。
        憑著《中產階級的拘謹魅力》(The Discreet Charm of the Bourgeoisie,1972),布紐爾「不情願地」奪得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事業和聲譽俱到達頂峰(他早在歐洲三大影展得過重要獎項)。這時他發現創作的自由「又」回來了,便決定開拍這部極端超現實的《自由的幻影》,大過其癮。布紐爾的電影事業,可分四期,敘事風格也有三變。最開始時的《一條安德魯的犬》(Un chien andalou,1929)和《黃金年代》(L'Age d'or,1930),天馬行空,往往是幾個不相干的夢境的拼合,處處象徵,散落在不同的段落中;輾轉去到墨西哥,拍的電影開始有明顯的故事主線,處境雖然超現實,主題卻是新寫實,像《被遺忘的人》(Los Olvidados,1950)和《華麗迪安娜》(Viridinana,1961),後來回流歐洲,走的仍是這條路,儘管情節越來越荒誕,敘事越來越虛幻;到了後期,他乾脆不講「故事」了,《銀河》超越時空的界限,由兩個朝聖的流浪漢串連千百年的宗教爭論,《中產階級的拘謹魅力》則是一堆人的怪異經歷,也許全都是夢,但又夢中有夢,然而尚有明顯的主題、固定的角色。到了《自由的幻影》,布紐爾更進一步︰全片根本沒有「連續」的劇情,沒有所謂的「主角」,只有偶然相遇的人物,偶然發生的事件。出現過的人物,後來不會再出現;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有的只是離奇荒唐的生活片段︰
         “Chance governs all things; necessity, which is far from having the same purity, comes only later. If I have a soft spot for any one of my movies, it would be for The Phantom of Liberty, because it tries to work out just this theme.” (Luis Buñuel, 1983)

        對布紐爾來說,「偶然」主宰一切事物,偶然的事件發生之後,經過理性的解讀,方有所謂的「必然性」;所有社會制度、階級觀念,其實都是偶然而後生的,都不是人們想像般理所當然。政府、宗教和資產階級為了鞏固自身的權力,高舉「必然性」,將萬事萬物納入其閉固生活方式和道德標準,以矯情的制度隱藏自己的貪婪、虛偽和自以為是,扼殺人們思想和慾望的自由,這是布紐爾最痛深惡絕的。因此布紐爾在本片高舉「偶然性」,打破正常電影的「文法」,全片由許多彼此不甚相干的事件串連,當中一個個角色不斷替換,看似沒有中心主題,其實就是要求觀眾「參與」,讓他們根據自己的經驗和聯想賦予本片個人的「意義」。任何人都有詮釋本片的自由,沒有所謂正確的答案︰
        一.The search for truth and the need to abandon the truth as soon as you have found it.
        二.The implacable nature of social rituals.
        三.The importance of coincidence.
        四.The importance of personal morality.
        五.The essential mystery of all things.

        以上是布紐爾曾在自傳提到本片的一些主題,當然,我們可自由地解讀出更多含義,這也是布紐爾所希望的。本片以歷史事件起始,以歷史事件結束,均有畫外音高呼「為自由而死」,可是歷史上許多追求自由和民主的改革,最終也淪為資產階級鞏固權力的工具,變得更自由的,其實只是資產階級。《自由的幻影》正是要揭破他們的自由是多麼的虛偽︰教士假虔誠、中產愛SM、姑侄忘年兼亂倫、父母專制且冷漠;最有趣的一段,是有父母收到消息,小女兒在學校走失了,他倆來到學校,問老師問同學皆不得要領,可小女兒其實一直就在課室中﹗父母後來還帶著小女兒去警局報案說要尋找女兒,警長問父母有關女兒的資料,在旁的女兒想回答,卻給警長喝止,還說會努力找出其女,當真荒謬抵死之至﹗是的,現在不知有多少父母完全當兒女「透明」,又不讓兒女有發言和自主的空間,人情之疏離莫過於此。本片趣怪離奇之事太多,無法一一講述,只好轉錄布紐爾的一段自述作結,希望大家會找影片來看吧(本片有 Monica Vitti 參與演出﹗)︰

       「我覺得《銀河》、《中產階級的拘謹魅力》和《自由的幻影》可以看成是三部曲,影片都有共同的主題,相同的文法,都在尋找某種真理,但最後找到時又要放棄。影片表達了社會慣例的根深蒂固及其冥頑不靈的本質,不斷爭論著巧合、個人節操,及其神秘的必然性,並強調我們必須維持並尊重這些要素的存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