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5日 星期四

曾經滄海難為水,貪財地主不是人——《竊聽風雲 2》

《竊聽風雲2》(Overheard 2,dir: 麥兆輝、莊文強,2011)
Horace's Rating︰7/10(Worth a Look)
  一、
  正如安裕在〈曾經滄海難為水〉一文所說的︰「整部《竊聽風雲二》的感覺是明亮。」真實的金融界,自是比電影中的還要黑暗萬倍,其人物之可鄙,手段之骯髒,財技之複雜,都不是我們這些小市民捉摸得到的。何況本片雖然有勇氣觸碰「地主會」,嘗試勾勒其黑廂作業中千絲萬縷的關係,但曾江等人背後的真正富豪財主,卻始終未曾現身,畢竟地主會只是負責以不合規格的漁網捕魚,背後勢力卻能興建燈塔控制船向,甚至自劃海域趕絕小漁民,且有官府及傳媒撐腰,以精密的法律手段與假托自由的市場怪則自我合理化,這已非麥兆輝與莊文強在一部警匪片格局的電影中所能探討的題材了。因此,看過本片,至少應兼看今屆奧斯卡最佳紀錄片得主《呃錢帝國》(Inside Job,dir: Charles Ferguson,2011),現實與虛構互補,才更能掌握「明亮」背後的陰霾呢。無論如何,本片的編導演都已算得一流,敢談黑幕的港產片,不知道將來還會不會有——影片中胡楓那一代人,畢竟是打過大鱷做過英雄的,坐上高位後腐敗了,終究還有點兒良知,即使是曾江,殺人前也會猶豫,但唯財是視的這一代人呢?看不到光明未來的下一代人呢?現實中絕對不會出現吳彥祖那樣的角色,獨行殺手打大鱷,更不可能,這不要緊,我更害怕的是將來連嚴守良知的古天樂、劉青雲都不復有……

  二、
  《竊聽風雲2》是好看的,惟結尾稍弱了點。其實本片的主題如此切身實在,以警匪類型片的套路去拍,反而沒了實感,至少,影片有關地主會的組織運作與財技運用的描寫,似乎還不如拍吳彥祖帥氣飆車的篇幅。遷就了竊聽小題,就未能風雲大作了。據朋友所說,吳彥祖在中環到處放炸彈一段,還有抄襲《叛諜追擊》(The Bourne Trilogy,2002-2007)系列的嫌疑呢。

  三、
  影片中患有老人痴呆症的焦姣,日夜回憶著昔日與丈夫胡楓一起的溫馨片段——當年胡楓帶焦姣去睇阿倫狄龍(Alain Delon)主演的《獨行殺手》(Le Samouraï,1967),他倆去的是麗宮戲院,坐超等,看著看著,胡楓靠身過去問焦姣可否照顧她一輩子,焦姣笑笑答應,結果就生出了吳彥祖……原來,昔日睇梅爾維爾(Jean-Pierre Melville)的電影,是追女的活動、求婚的前奏;今天我睇梅爾維爾,頂多只能自稱偽文藝青年。我第一次睇《獨行殺手》,是大學時候的事了,那是在深夜三點、學院宿舍,我獨個兒看自己買的第一隻正版的 The Criterion Collection 品牌影碟,還覺得價錢很貴;第二次睇,則是在油麻地百老匯電影中心,陪我看足全片的,是兩個中學死黨,他們卻看到有點兒眼睏……

  四、
  麥兆輝和莊文強找來江毅與曾江等老戲骨參演,當然好睇,但實在不夠喉,不過今時今日的香港,還能在大銀幕看到這些好演員,已是驚喜,不能再苛求太多了吧。前陣子讀《壹週刊》訪問江毅的文字,大呼過癮,有經歷、有性格的人總是可愛的,可是我的記憶只餘當年他演的柯鎮惡。不過整部《竊》片,最教我感到驚喜的是看到蔣祖曼的演出,可惜她戲份不算多,還要夥拍劉浩龍做特工,而我不知道劉浩龍是誰,我寧願她拍鄒凱光……不……這也不見得是好選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