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4日 星期日

清純美婦,白晝當娼;青樓紅杏,何事惆悵?——《青樓紅杏》(Belle de jour)

       《青樓紅杏》(Belle de jour,1967)是布紐爾(Luis Buñuel)最賣座、最有名的電影,榮獲當年威尼斯影展金獅獎、丹麥玻迪爾最佳歐洲電影大獎、法國電影評論聯盟影評大獎。本片不單有大師級的導演,還有大師級的聖羅蘭(Yves Saint-Laurent)負責時裝設計,主演的更是有「世界第一美女/歐洲第一夫人」之稱的嘉芙蓮丹露(Catherine Deneuve),三人合作,自然是大師級的作品。《青樓紅杏》是一部色情片。本片的色情,據布紐爾的解釋,是指“pure sexual desire”,一點也不骯髒;他曾說道︰「本片改編自 Joseph Kessel 的小說,他寫得很通俗,但結構很好,我很喜歡女主角的幻想過程,很有興趣將這些幻想的內容轉換成影像,尤其是女主角的被虐狂情結,更提供了我探索性倒錯與性變態的機會。」是的,情慾與幻想,本來就是孿生子,對此導演有非常深入的探討︰
        良家婦女、美艷天仙;富貴人家、清純碧玉,做妓得唔得?傳統道德再一次被布紐爾挑戰,幾多人接受得來?人妻紅杏出牆當應召女郎,不為什麼只為性滿足,柳媚花嬌的嘉芙蓮丹露透過背夫賣淫釋放原始慾望,不能自拔,但始終無悔。可是觀眾最終將會發現,事實與幻想,根本分不開來︰女主角的妓女生活,到底是壓抑的真實,還是美滿的夢境?
        所謂 “Belle de Jour”,意指 “Beauty of the Day”,是女主角 Severine 在青樓兼職時鴇母取的名字(這也是一種只在下午綻放的百合花的名稱),因為她只能在下午兩點到五點於青樓工作,故此本片又名《白晝美人》。為什麼清純美艷的 Severine 會去做應召女郎?故事一開始,Pierre 和 Severine 兩夫妻在郊外馬車上談情,Pierre 說他對妻子的愛一天比一天深,Severine 答道︰“You are everything to me, but...” Pierre 聽出妻子話中對自己有種冷漠的感覺,竟叫馬伕把她拖到樹叢中,吊起起,鞭打她,還命馬伕姦污她,Severine 說想向丈夫解釋,卻露出甜美的笑容……原來一切只是 Severine 的一場夢。Pierre 和 Severine 並非新婚,但一直分床而睡;Pierre 向妻子求歡,Severine 也屢屢拒絕。Pierre 問妻子在想什麼,Severine 說︰「我在想你,在想我們。」這是本片的第一場戲。
        是因為 Pierre 對自己不好,Severine 決定當應召女郎報復嗎?不﹗Pierre 俊俏、健壯、富裕、溫柔,有學識,愛妻如命,是公認的紳士,理想的丈夫,Severine 也曾讚「他太完美了」。可是面對如此完美的男人,Severine 反而感到壓力,彷彿 Pierre 就是自己道德的枷鎖。後來從 Severine 的回憶(夢境?)可知,原來她年輕時曾被親人侵犯,如此不幸經歷,更使她難以對完美的丈夫產生性慾。這段夫妻秘私自然不為外人知道。Pierre 友人 Husson 垂涎 Severine 美色,Severine 很討厭他,然而這個衣冠楚楚的色中老鬼,相對於溫文有禮的丈夫又彷彿有著不同的性魅力。有天 Husson 提到城中的妓院,並指所有妓女都是為錢下海的,Severine 對他很懷疑,受好奇心驅使,她竟到妓院應徵,成為了「白晝美人」。Severine 當娼的日子遇到千奇百怪的嫖客,他們喜歡性虐、亂倫、易服癖(這些嫖客的怪誕行徑,一如布紐爾電影中常見的奇景,永遠是影迷猜不透的謎團︰大教授為什麼喜歡到妓院扮演家僕?亞裔恩客帶來的金盒子藏著的是什麼?叫 Severine 假裝亡女躺於棺材的富豪走到棺材底幹什麼?),Severine 雖然驚異,卻越來越享受當娼的樂趣(Severine 在性虐中才能得到性高潮),而她和丈夫的關係,竟也因此一日比一日好。後來她遇到年輕的流氓 Marcel,兩人發展出奇怪的情緣。事情一發不可收拾,Marcel 想獨佔 Severine,Severine 心中還有丈夫,自然不許,Marcel 竟走去鎗殺 Pierre,雖然事敗,Pierre 卻因此下身殘廢,雙目失明。Severine 從此不再當娼,悉心照顧丈夫。此時 Husson 前來探訪 Pierre,並告訴他 Severine 當娼一事。Severine 沒有抗拒,她也知道此事最終是要公開的。豈料 Pierre 聽後立即康復起來,彷彿從沒受傷一樣,並與 Severine 和好與初,Severine 高興不已,她走到陽台,看到的竟是她夢中的那輛馬車。這一切一切,難道又是 Severine 的一場夢?
        真真假假,虛虛實實,也許永遠無人知道,可是這才是本片最值得討論的地方。Julie Jones(研究布紐爾的學者)便指出原來布紐爾曾表示過自己也不知道結局的含意﹗《青樓紅杏》的主題是「性」(性的慾望、性的幻想、性的壓抑、性的滿足……)。布紐爾自言︰“Sex without religion is like cooking an egg without salt. Sin gives more chances to desire.” 他認為「性是一種興奮、黑暗、罪惡、殘酷的經驗」。「性」總是與道德有關,每當人們談到性慾、自瀆、SM等時,往往都視之為道德話題,而在這個文明社會,某程度上,抑壓慾望是道德,釋放慾望是罪惡,於是在抑壓和釋放的狹縫間,便生出了許多遊思妄想。可是一如超現實主義大將布雷東(Andre Breton)所言︰「想像是會變成真實的」;「幻想最神奇之處就是幻想並不存在,一切都是真實的。」當慾望受到壓抑,便會化成幻想和夢境湧現,然而因為道德的枷鎖和社會的監察,人們總以為幻想和夢境是虛妄的,不知道幻想和夢境才是自我最真實的反映。Slant Magazine 評論本片,即指 “Buñuel understood that dreams, the language of the subconscious, often tell us more about ourselves than our reality.” 因此不論《青樓紅杏》的劇情哪些是現實,哪些是幻想,其實也不重要,因為「一切都是真實的」,這裡的真實,是指我們觀影時的一切思維活動,包括性幻想、興奮感與罪惡感。
        Severine 的幻想和夢境,反映的是一個怎樣的真我呢?或許是因為童年陰影的影響吧(可是這童年陰影說不定也只是她的幻想,片中沒有一件事可以肯定是事實),Severine 是個寡言被動的女人,但她和所有女人一樣——她渴望被愛,她渴望被追求,她渴望被佔有。Severine 是如此的美艷天仙,可是完美的 Pierre 雖然愛她,對她卻不存在「佔有」的慾念︰每次 Severine 拒絕 Pierre 的求歡,Pierre 也是乖乖的放棄,不追問,也不強逼,更加沒有埋怨。倒是 Severine 第一次當娼時,嫖客粗暴地撕扯她的衣服,她激烈反抗,此時嫖客罵道︰「你怎能這樣對我?」我認為就是這句話,觸動了她的神經︰「為什麼 Pierre 不這樣對我?難道我不夠漂亮?難道他不夠愛我?」(可是倒轉來想,會不會是 Severine 對丈夫不夠了解,對丈夫的愛有所動搖呢?)每次她遭受嫖客的粗野對待,她都感到非常滿足,生活中缺乏的性歡愉和生命激情(被年輕痞子 Marcel 強烈追求),都在青樓重獲得到。雖然每天回家都抱有很大的罪惡感,但“Sin gives more chances to desire”,她在青樓中得不到的溫柔體貼,丈夫又會加倍的給她。這段日子她是開心的,同時也是痛苦的。後來丈夫殘廢,她說︰「自從你發生意外後,我便再沒有做夢了。」為什麼呢?或許就是因為丈夫需要她的照顧,她終於感受到丈夫對她的需求,而自己也不用再做那無所事事的貴婦,所有的慾望也變成真實,日無所思,自然夜無所夢了。導演選擇在這兒消除現實和幻想的界限,非常聰明,在結尾,觀眾對劇情的疑惑也與 Severine 的情慾掙扎化為一體,任何對劇情的解讀也等於自身對情慾的看法。為什麼 Severine 會選擇當妓女?她對 Pierre、Husson、Marcel 抱有的是怎樣的情感(我不很明白她對 Husson 的感覺)?朋友,你說呢?

      (這篇網誌的照片,大部分來自【娜塔莉的異想世界】。聖羅蘭為嘉芙蓮丹露設計的服裝,永遠迷人;如此高貴典雅又散發著無遠弗屆的性魅力,難怪嘉芙蓮丹露說懂得穿衣服的女人才是最性感的。片中嘉芙蓮丹露應召到貴族家中,男主人要她全身赤裸,只被著一身薄薄的黑紗,鏡頭一直注視著她的背影,噢,那黑紗透視著丹露完美的身段,如何不傾倒眾生?我彷彿聽到布紐爾老頭在鏡頭後對觀眾的微笑了。丹露全片神情恍惚、手足無措的表現,把青樓紅杏演活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