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4日 星期四

略談華佗與其在金庸小說的形象

        武俠世界中有不少神醫,金庸小說中便有胡青牛、平一指、薛慕華等。儘管他們醫術通神,孤僻自傲,但他們不約而同都對華佗極為推崇,如薛慕華以「仰慕華佗」之意取名,而以胡青牛之自負,見張無忌悟心奇高,也不過謂「以你的聰明才智,又得我這個百世難逢的明師,不到二十歲,該當便能和華佗、扁鵲比肩」(《倚天》第十二回),以華佗為醫學界不可超越的指標。華佗在武林醫者的地位,大概等於少林派達摩老祖吧。華佗字元化,一名旉。約生於漢沖帝永熹元年(公元 145 年),卒於漢獻帝建安十三年(公元 208 年),東漢末年豫州沛國譙縣(今安徽亳縣)人。他的事跡,大家都有一定認識,而經《三國演義》的渲染,就更添品格高尚之美名了(《三國演義》的虛構和誇張和華佗本人的政治立場,不在本文討論範圍之內)。武俠小說不單標榜華佗的醫書醫術,也將他的「五禽戲」視為武林高手各種神奇內功的根源,如《倚天》第七回便有「突然之間,謝遜罵起武林人物來,自華佗創設五禽之戲起,少林派達摩老祖,岳武穆神拳散手,全給他罵得一文不值」的敘述,將華佗視為達摩般的創功者。

       「五禽戲」據說確是華佗發明的,但也有人認為華佗只是五禽戲的整理改編者,在漢代以前已經有許多類似的健身法,其源可追溯至《莊子.刻意篇》︰「吹呴呼吸,吐故納新,熊經鳥申,為壽而已矣。此導引之士,養形之人,彭祖壽考者之所好也。」五禽戲便是「仿生導引術」之一種。《後漢書.方術列傳》︰「廣陵吳普、彭城樊阿皆從佗學。普依準佗療,多所全濟。佗語普曰:『人體欲得勞動,但不當使極耳。動搖則谷氣得銷,血樁流通,病不得生,譬猶戶樞,終不朽也。是以古之仙者為導引之事,熊經鴟顧,引挽腰體,動諸關節,以求難老。吾有一術,名五禽之戲:一曰虎,二曰鹿,三曰熊,四曰猿,五曰鳥。亦以除疾,兼利蹄足,以當導引。體有不快,起作一禽之戲,怡而汗出,因以著粉,身體輕便而欲食。』普施行之,年九十餘,耳目聰明,齒牙完堅。」《神鵰》第三十四回云︰「其實世間豈真有返老還童之事,只因他生性樸實,一生無憂無慮,內功又深,兼之在山中采食首烏、茯苓、玉蜂蜜漿等大補之物,須發竟至轉色。即是不諳內功之人,老齒落後重生,筋骨愈老愈健之事,亦在所多有。周伯通雖非道士,但深得道家沖虛養生的要旨,因此年近百齡,仍是精神矍鑠,這一大半可說是天性使然」,老頑童說不定就是從華佗吳普後人處學得好些養生之法的。至於最早記載「五禽戲」名目的,是南北朝陶弘景的《養性延命錄》,傳統中醫學認為五禽戲有助於調理筋脈運行,「亦以除疾,兼利蹄足」當非虛言。

        華佗醫術神乎其技,史書部分記載之奇,更甚於武俠小說,故昔人已有疑其事者。陳寅恪在〈三國志曹沖華佗傳與佛教故事〉一文指出︰「夫華佗之為歷史上真實人物,自不容不信。然斷腸破腹,數日即差,揆以學術進化之史蹟,當時恐難臻此。其有神話色彩,似無可疑。檢天竺語『agada』乃藥之義。舊譯為『阿加陀』或『阿羯陀』,為內典中所習見之語。『華』字古音,據瑞典人高本漢字典為『rwa』,日本漢音讀『華』為『か』。則「華佗」二字古音與『gada』適相應,其省去『阿』字者,猶『阿羅漢』僅稱『羅漢』之比。蓋元化固華氏子,其本名為旉而非佗,當時民間比附印度神話故事,因稱為『華佗』,實以『藥神』目之。此魏志後漢書所記元化之字,所以與其一名之旉相應合之故也。」如欲追溯華佗神話來源,不妨找陳寅恪《寒柳堂集》讀讀。「夫三國志之成書,上距佛教入中土之時,猶不甚久,而印度神話傳播已若是之廣,社會所受之影響已若是之深,遂致以承祚之精識,猶不能別擇真偽,而並筆之於書」;此與金庸小說深入民心,遂令不少讀者以為韋小寶真有其人,太極拳真為張三丰所創之效應雖不可「等量齊觀」,畢竟略有相似之處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